当前位置: 首页>> 今日中国>> 中国要闻
 
来自河北青县马厂镇的报告:6325枚圆章印证民主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07年04月02日   来源:人民日报

    青县,属河北沧州,居大运河岸。

    3月7日下午3时30分,青县马厂镇陈缺屯村召开年后第一次村民代表大会。修灌溉沟渠、建农田道路,107名由全村1100多户选举产生的村民代表,就这些全村老小关心的事议得热闹。村代会形成的决议,将由村委会具体负责执行。

    “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村主任王永海说,“过去,总觉得咱是群众选出来的,村里的事就得咱做主儿,老同支部闹意见。现在明白了,党支部、村代会、村委会好比一架马车,党支部是车把式,掌舵管方向;村代会是车主,出主意做决策;村委会是拉车的,管具体往前奔!”

    陈缺屯村的变化,缘于“村代会常任制”这一村治新模式。目前,青县345个村,不同农户选出的“利益代言人”(村民代表),都可以在村代会这个常设性平台博弈后形成决策。

    “分村风波”,逼出村治新举

    “今天的农民,不只是土地的主人,更是自个儿的主人”——青县县委书记 赵超英

    说起青县的“村代会常任制”,不能不提陈嘴乡时楼村。

    时楼村500多口人,“南院”人多,选票多,村干部集中,进村办企业的也多;“北院”人少,当干部的少,很难参与村里事务的决策。无权“施政”的“北院”村民上访、告状,闹到后来,提出“分村”。

    2002年6月,青县工作组进了时楼村,找来找去,揪出了“病根”。

    “实际上,就是个政治参与问题。”青县县委书记赵超英说,实行“大包干”以来,农民的主体意识不断增强,“今天的农民,不只是土地的主人,更是自个儿的主人”。

    依村委会组织法,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是村级的“最高议事和决策机构”,而实际中,居住分散、人口流动,有的村难以及时召开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虽有代议职能,却须由村委会召集才能开会。被监督者召集监督者开会,不少地方的村民自治成了“村委会自治”。

    “民主选举不是万能的。还要畅通其它渠道,保证村民经常地、充分地参与到村政村务的决策、管理和监督中来,才能防止民主选举的干部不民主、不公正、不廉洁。”赵超英说。

    时楼的分村风波,逼得工作组从现有的政治资源上找“药方”――能不能以每十户为单位选出一名代表,组成村代会,南北两院都有份儿,“坐到一起”商议村里事务,解决靠选举解决不了的事情?

    2002年7月起,时楼村村代会成了常设性的议事、决策和监督机构,大家虽然还为一些老问题吵来吵去,“但毕竟有了个正式、公平的吵架的地方,最终还得服从多数代表的意见。”

    心态平和了,注意力转向生产和建设,时楼村修了路灯,打了机井,接了有线电视,办理了新型合作医疗。

    如石击水,时楼由“乱”到“治”引发连锁反应,新的村治模式在青县迅速推开。

    支部说,村委干,村代会点头才能算

    “自己决定的事情,干起来可不就更得劲?!”——小杜庄村村民代表 叶兴瑞

    清州镇陈奎庄村老党员张宪文,现在最看重专属个人的一枚印章。

    这枚小巧的圆章上刻着他的名字,并使他有了一个举足轻重的身份――陈奎庄村民代表。这样的印章,全村总共14枚,村代会上如果“缺席”4枚,村里所有的重大决议将无法实施。

    像张宪文一样,青县345个村的6325名村民代表,每人都有一枚小圆章。

    村民代表会议成为经常性议事机构,经村民会议授权享有决策权和监督权,村委会对村代会决议如有异议,可提请村代会复议,或建议召开村民会议做最终决定,村党支部主要在政治、思想和组织上发挥领导作用。

    这些,被县委书记赵超英概括为三句话:党支部抓大放小,领导核心到位;村代会由虚变实,决策监督到位;村委会依法管理,职责权力到位。

    当地农民说得更形象:“支部说,村委干,村代会点头才能算!”

    金牛镇大鹁鸽留村村班子想把村外集体种的树包给个人,这事上了村代会,结果,盖上去的小圆章不够数,被否了――“这树基本成活了,不用太管。”

    2004年,大鹁鸽留村招待费有点儿多。这事拿到村代会上讨论,决定不合理的开支不给报。村党支部书记韩之华年工资1万元只拿到8000,被扣掉2000块餐费。

    “自个儿选出的村民代表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咋办?”在青县问一些村民,回答几乎都是“他不敢,我们可以罢免他。”

    开会当“议员”,散会是“帮办”――不只一位村民代表给自己这样定位。小杜庄村村民代表叶兴瑞说,“过去村里办事是‘一顺儿的’,从上到下,当干部的说了算,定了办。现在呢?村里办啥事都‘两来着’,群众把意见反映给村民代表,村民代表带到村代会上讨论表决。自己决定的事情,干起来可不就更得劲?!”

    村治新举,催生“自愈”能力

    “过去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现在就是有了事,也能自己消化掉”——青县县委书记 赵超英

    2004年,盘古乡王黄马村经过村代会讨论决定,同意村里180多亩荒地被乡里征用建奶牛养殖厂。当时每亩价格100元,过了几年,毎亩地对外承包费涨到了300元,尽管一些群众认为当初征地价格偏低,但这事当初是由自己选出的村民代表决定的,大家也就没了怨言。

    “换在过去,这事由村干部几个人定,群众肯定认为他们从中不知得了多少好处,意见肯定大了去了!”王黄马村村代会主席张金柱感慨。

    “村代会常任制”使村民民主权利落实到位,“对那些乱村、上访告状村特别管用。”县委组织部长李宗彦拿出一组数据:2003年以来,青县农村信访总量逐年下降,37个“上访村”自动息访;反映村干部以权谋私、贪污浪费、违法作为的上访平均每年下降15%。

    作为县委书记,推行村治新模式后最大的感受是啥?赵超英回答:“老实讲,过去我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稍有风吹草动都可能出乱子。现在,我不敢说绝对没事,但可以肯定,凡是村治新模式落实到位的村,基本上没事,就是有了事,也能自己消化、解决掉,因为他们已经有了自愈能力。”

    赵超英所说的“自愈”能力,还表现在“两委”消除矛盾、集中精力干事创业上。

    金牛镇阎庄子村曾是出了名的“两委”不团结村,村支书滕功普坚持党支部管一切,村主任代书清认为“咱是群众选出来的,村里的事就得咱做主”,村“两委”经常闹得不可开交,村里公共事业陷于瘫痪。推行村治新模式后,阎庄子村“两委”明确分工,有事交村代会讨论,矛盾有效化解,心思和精力用在了发展上。

    青县县委组织部提供的资料显示: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02年的2842元上升到2006年的4018元。2003年到2005年,全县用于农村文明生态村和公益事业建设的投入达1.89亿元,是前3年的4倍。

    有了“民心”,不愁“核心”

    “抓大放小,基层党组织没有边缘化,干部威信倒是大大提高了”——大鹁鸽留村党支部书记 韩之华

    “支书说了不算,村民说了算,基层党组织会不会被边缘化?党的领导又如何体现?”村治新模式推行之初,清州镇罗店村党支部书记秦恩江心里有疙瘩。

    几年实践,这位当了15年村支书的“资深村官”顾虑全消。议事权还给村代会,办事权交给村委会,“过去大事小事一把抓,成天陷在矛盾堆里,谁家猪羊跑出圈也来找我。现在村代会议、村委会干,我腾出精力,可以考虑更大的事。”秦恩江说。

    在青县村治新模式中,党支部的定位是“抓大放小,领导核心作用发挥到位”。所谓“小”,是指修路、打井、批宅基地等村务事权;至于“大”,则是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掌控人心向背。

    3年干下来,大鹁鸽留村党支部书记韩之华说,先前设想的事,基本都办到了,干起来很顺畅,没有什么牵制。“村民代表决定事,村主任具体操办事,还要你这个支书干啥?”面对记者的提问,韩之华的表情变得肃然:“灵魂啊!大伙的事大伙议,议好的事大伙干,不搞一言堂、个人说了算,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基层党组织没有边缘化,干部威信倒是大大提高了。”

    “以前农村党组织在村民自治体系外,这种情况下就核心说核心没人听。现在党支部借助村代会这个载体进入村民自治体系,与村民‘绑’在一起,实现了加强党的领导、农民当家做主、依法办事三者的有机统一。”县委书记赵超英对记者说。

    有了民心,不愁核心。2006年青县村“两委”班子换届,293个村的党支部书记连选连任,比例达92.2%,2622名党员被推选为村民代表,占村民代表总数的41.5%。4年来,青县农村青年踊跃申请入党,每年新发展农村党员近600名,是之前的3倍。

    “归根到底,党在农村的执政要过好民主这一关。变‘为民做主’为‘村民做主’,农村社会才会整体和谐。”赵超英说。

    专家点题

    农村在成功进行税费改革后,如何进一步完善村民自治制度,是一项关键性历史任务。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 翁鸣

    青县的探索,不仅解决了村治模式问题,而且解决了基层党组织如何加强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于建嵘

    青县模式,初步回答了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法制背景下,怎样改革和加强农村党组织建设、巩固党在农村执政基础的问题,找到了“加强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依法办事”有机结合的途径。

    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司长 詹成付(王方杰 王明浩) 

 
 
 相关链接
· 四川:信访量为什么降了?从扩大民主看县领导换届
· 代表委员谈民主法制:民主进程加快 法制更加健全
· 焦点两会访谈:科学立法 民主立法
· 新华视点:透明·务实——2007年两会民主新气象
· 北京市民主党派参与新农村建设服务咨询活动启动
· 辽宁:民主评议行风避免"做秀" 百姓意见天天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