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需要新经济指数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16-08-05 13:58 来源: 中国政府网
【字体: 打印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必须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4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考察。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财智BBD新经济指数首席顾问沈艳向总理专题汇报了编制推出新经济指数的情况。克强总理了解到新经济指数以大数据方式对9大行业、100多个类别的“新经济”进行分析研究的情况后,他说,你们做了一件开创性的工作。我们要积极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因为传统发展动能在减弱,只靠传统动能难以实现经济中高速增长。新经济发展能够带动大量就业,也会为传统动能改造提升创造条件。那么,新经济指数是什么?它如何衡量我国新经济发展状况?它的价值何在?中国政府网特约沈艳教授专门撰文为您解惑。

一、新经济指数的构造背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高速增长,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但是近年来,我国经济从持续高速增长状态进入增速放缓的“经济发展新常态”,出现资本回报率降低、人口红利消失从而劳动力成本上升、人口老龄化加剧等现象。与此同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外需求疲软,出口导向型经济面临巨大挑战。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同样一单位的劳动力和资本,如今的产出效率(即全要素生产率)出现下降、依靠廉价劳动力、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旧有经济发展模式不可持续,我国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推动新经济发展,实现从高速度低质量向高速度高质量的经济增长模式的顺利转型。

中国面临的转型并非独一无二。七十年代初,美国也出现传统制造业为主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放缓的现象。1972-1996年间,美国全要素生产率的平均增长率为0.56, 比1913-1972年间的1.6低了一大截。但随着计算机、互联网等技术革新的推进,美国走出这一瓶颈,实现从制造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的经济转型。这一转型过程中,高质量的人力资本和创新能力是关键。

从国际经验看,我国经济虽然面临的巨大挑战,但仍然存在向高质量经济增长成功转型的巨大潜力。应该看到,我国的劳动力质量仍在不断的提高。根据人口普查公报,从1982年到2010年的28年间,我国受过高中以上教育的人口比例已经从7.03上升至22.96%,而其中受过大专以上教育的人口比例上升更快,从0.58%上升至8.93%,文盲和半文盲的比例则从22.85%下降至4.08%。从实际创新看,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换已经开始。我国专利申请数自2011年以来连续五年世界第一;从1985-2014年,专利申请增速平均为18.3%, 2010-2014年达到24%。特别是,企业专利的占比从1985年的16%增长到2009年的49%,其中从发明专利看,企业作为申请主体的占比在2005年就超过50%,到2009年达到了75%,成为名副其实的创新主体。

当然,要评估我国经济结构转型是否顺利,就需要对我国以创新驱动的新经济的发展态势有清晰的认识。但是,由于对于“新”经济的内涵定义不清晰等原因,现有官方统计资料对于我国旧有经济的下滑有较充分的记录却对于新经济的成长状况记录不足。这就迫切需要有新的指标,来度量、追踪我国新经济的成长变化状况。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和财新智库、数联铭品合作的万事达卡财新BBD新经济指数(NEI),旨在弥补这一空白,采用网络可获得的大数据来度量新经济在我国经济中的比重,为各方更准确把握中国经济的发展现状,提供新的视角。

二、新经济的内涵

要度量新经济,首先要明确新经济的内涵。 我们主要使用以下标准来界定新经济的范畴:

(1)高人力资本投入、高科技投入、轻资产,即锁定劳动者报酬与营业盈余之和占增加值比重大于70%,劳动力平均教育年限高于12年以及研发强度大、固定资产比例较低的行业;(2)可持续的较快增长;(3)符合产业发展方向,我们遴选出来的行业不仅在中国得到政策扶持(如《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高技术服务业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中国制造2025》等),也应在世界范围内属于新兴行业。

据此,目前新经济行业包括有节能与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信息服务、新材料、新能源汽车、新能源、高科技服务与研发、生物医药、金融服务于法律服务、高端装备制造业等九大类别、111个四位数代码行业。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我们主要是从投入的角度来度量新旧之别,那么如果传统行业采用了大规模革新、变成高人力资本和高技术投入的行业,它们也可以被纳入新经济;这一标准也容许了现在尚未出现的行业在未来被纳入新经济范畴。

三、新经济指数的构造方法

在构造新经济指数的过程中,我们立足中国国情,以《美国州新经济指数》(State New Economy Index)报告指标体系、硅谷指数(Silicon Valley Index)等国际知名新经济和创新指数体系为参考。因此,与国际其他新经济指数有相似之处,但主要是立足于反映中国国情的创新指标体系。新经济指标体系的目标是度量新经济在GDP中的比重,共有高端劳动力投入、优质资本投入与科技和创新三大类一级指标(分别代表了新经济发展的劳动力投入、资本投入、科技与创新)和11个二级指标。

由于我们尚无法从公开的统计数据获得对于新经济在劳动力、资本、科技和创新等方面的直接的度量,新经济指数的数据基础是网络公开大数据。截至2016年3月,构建新经济指数共采用了5200余万条招聘信息、270万条新企业登记信息、376万条招标/投标数据、2.8万条风险投资数据、5000余条三板上市数据、580万条专利登记数据、30万条专利转移数据,另外还包括用以计算城市人口流动信息的实时铁路出票量数据、机场航班流量数据。

在构造新经济指数的过程中,我们侧重度量每生产出新的一元GDP时,新经济的贡献率是多少。根据生产方程,如果我们可以度量出新经济行业中劳动力投入、资本投入、科技与创新投入各自占全部投入的比重,那么就可以大致估算新经济GDP占全部GDP的比重。

新经济指数从2016年3月2日首次发布开始,每月2日上午10时发布新一轮月度新经济指数。指数开始时间为2015年8月。新经济指数将试运行一年时间,在这一年中将适当调试,预计2017年3月起开始发布正式版。

四、新经济发展现状

新经济指数为我们了解我国新经济发展的现状和相应政策调整提供了新的视角。首先,我们看到从总量上,新经济行业的产出约占全部产出的三分之一弱。2016年6月,财智BBD新经济指数(NEI)为30.8,即新经济占整个经济中的比重为30.8%。该值较5月的30.1上升0.7个百分点,是2015年8月以来的第三高值。我们估算,按照名义增长速度,全国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新经济行业仍然保持两位数的正增长;有三分之一的经济已经进入或逼近衰退,这部分经济主要是传统经济或旧经济,主要为制造业的上游、房地产和出口;剩下的三分之一的经济保持个位数的增长,主要为制造业中下游、部分消费和服务业。

其次,从新经济和传统经济之间的关系来看,新经济指数表明,新经济上行的增量还不能完全抵消旧经济向下调整的减量,也难以独自承担稳增长的重任。新经济中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节能环保、新能源等行业的产业链短,对钢铁、水泥、石化等二产传统行业的溢出效应有限。另外,新经济是人力资本相对密集型行业,其增长将逐步改善高人力资本人群的就业,但目前尚难以完全抵消旧经济调整带来的就业下降。在旧经济下行过程中,加强对传统行业就业人员的劳动技能培训,可以促进转岗和再就业,缓解转型过程中结构性失业的压力。

最后,从政策层面来看,扶持新经济的政策力度仍需加强。新经济发展是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新业态和新的商业模式的探索,应该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抓新放旧”应该是未来政策的主基调。只有新经济变得更加强大,旧经济才有调整的时间和空间。另外,还需要加强对新经济的统计工作。在结构转型的过程中,应引导投资者关注增长的质量而不是数量,而提高透明度可以增强市场对经济转型的信心。(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沈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责任编辑:方圆震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