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一季度经济稳中有进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16-04-16 07:02 来源: 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

增长结构优化,新动能加快积聚
一季度经济稳中有进

国家统计局15日发布数据,初步核算,2016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5852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延续了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结构调整深入推进,新兴动能加快积聚,一些主要指标出现积极变化,国民经济开局良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说。

如何看待增速略缓?

增长平稳,经济运行仍在合理区间

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增速为6.7%,比去年第四季度略低0.1个百分点。如何看待增速继续回落?盛来运用了“运行平稳”四个字。

“稳”几乎表现在一季度经济运行方方面面。

经济增长相对平稳。今年一季度,尽管我国GDP增长速度比去年一季度和四季度都略低,但仍然运行在6.5%—7%的合理区间。以2015年的价格计算,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量比去年同期多了222亿元。而且中国的经济增速仍然在国际范围内保持了较高水平。根据英国共识公司预测,今年一季度美国的GDP增速为2.2%、欧元区为1.4%,日本则为下降0.1%。

工业生产缓中趋稳。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5.8%,增速比上年全年回落0.3个百分点,比今年1至2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

投资消费一升一稳。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名义增长10.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3.8%),增速比上年全年加快0.7个百分点,比今年1至2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0.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7%),增速比上年全年回落0.4个百分点,比今年1至2月份加快0.1个百分点。

民生指标比较平稳。就业总体稳定,一季度我国城镇新增就业318万人,完成全年目标的31.8%,3月份调查失业率在5.2%左右小幅波动。物价温和上涨,一季度CPI上涨2.1%。居民收入保持稳定增长,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619元,同比名义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59,比上年同期缩小0.02。

“从增长、就业、物价、收入这几个指标看,经济运行的态势是比较平稳的,仍然在合理区间。”盛来运说。

为何增速波动不大?

结构优化,增长的协调性和质量提高

实际上,今年以来,世界经济形势错综复杂,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也持续较大。为何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波动不大?这与经济增长结构性变化有关系。

产业结构继续优化。一季度,三产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增速高于第二产业1.8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6.9%,比上年同期提高2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19.4个百分点。

需求结构不断完善。看投资,一季度,高技术产业投资增速和服务业投资增速均比全部投资增速高3个百分点左右,而且占比也在继续提高,高耗能产业投资占比则继续下降;看消费,居民在住、行、教育、养老、卫生、旅游等方面的消费支出保持较快增长,并且向中高档消费层次迈进的步伐在加快。

区域结构协调性增强。中、西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7.0%和7.3%,分别快于东部地区0.7和1.0个百分点;中、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分别快于东部地区2.3和2.2个百分点。

除了结构优化,新经济快速发展,新动能加快积聚,也使一季度经济运行亮点纷呈。一季度国内发明专利的授权量增长55.3%;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9.2%和7.5%,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3.4和1.7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为12.1%和32.4%,比上年同期提高1.1和1.7个百分点;新能源汽车、医疗器械、智能化电子产品等新经济、新产品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27.8%,增速虽然有些回落,但这是在前几年40%以上的高增长基础上的较快增长。

“我们以前盯着GDP增速,因为在工业化上升时期,积累财富是第一位的。现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以后,看经济增长只看增速远远不够,一定要看增长结构性的变化,看经济增长的协调性和增长质量,这样才能把握中国经济发展大势。”盛来运说。

如何看待下行压力?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经济结构性矛盾治本之策

3月,从生产、需求、价格、实物量指标到预期指标都在反弹,一些国际机构纷纷调高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4月1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报告,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调低了0.2个百分点,但是对中国的全年经济增长预期又调高了0.2个百分点。

尽管一季度开局良好,但我国正处在转型升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结构调整阵痛仍在持续,下行压力不容忽视。一季度数据中有两个数据就颇引人注意:一是一季度的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落后于GDP增速;二是一季度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5.7%,比1—2月份回落1.2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回落7.9个百分点。

在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看来,对于居民收入实际增速落后于GDP增速要辩证看。一方面,收入实际增长只是略低于GDP增速0.2个百分点,低得不多,而且季度数据本就有所波动,不能由此判定全年居民收入实际增速都会低于GDP增速。另一方面,居民收入增速放缓根本上还是企业效益下滑的滞后反应。今年前两个月,规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已经扭转了去年全年下降的局面,释放了积极信号,居民收入实际增速有望回升。

更值得关注的是民间投资增速的持续回落,且增速低于国有控股投资增速、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情况。“这不同程度反映了经济内生动力不充分,投资增速回升更多还是依靠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较快增长。”潘建成分析,民营资本目前仍未找到刺激投资信心的好项目,且融资环境有待改善,“要激活民间资本,强化内生动力,最终的落脚点还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民间资本创造比较宽松且公平的营商环境。”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中国经济结构性矛盾的治本之策,今年则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一年。据介绍,一季度,五大任务都取得了积极进展。去产能有所突破,一季度粗钢产量下降3.2%,原煤产量下降5.3%;去库存效果初显,今年一季度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33.1%,3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7.35亿平方米,比2月末减少了415万平方米;去杠杆有积极变化,2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降成本政策力度较大,今年前两个月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85.26元,比上年全年下降0.42元左右。

“三去、一降、一补,不光是对经济供求总量平衡产生了积极的改善作用,而且本身有助于提高企业的活力。要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认识,坚定信心。以前大家都很担心去产能后,GDP或者工业会回落,甚至增加就业压力。回过头来看,实际执行效果产生的积极作用更大。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盛来运说。(记者 陆娅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责任编辑:温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