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房产领域外的民间投资为何下滑?国务院开展专项督查,促政策落地

2016-05-05 09:57 来源: 第一财经
【字体: 打印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着力扩大民间投资。

会议指出,民间投资是稳增长、调结构、促就业的重要支撑力量。当前民间投资增速有所回落,必须采取有力措施,推动相关政策落地,进一步放宽准入,打造公平营商环境,促进民间投资回稳向好。

会议决定,在各地、各有关部门对政策落实开展自查基础上,国务院派出督查组,围绕国务院2014年出台的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相关文件落实情况,选择部分地区进行督查,同时开展第三方评估。整改存在的问题,克服不作为现象,完善鼓励民间投资政策,尊重和维护企业市场主体地位,弘扬企业家精神,激发民间投资潜力和创新活力。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3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8584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0.7% (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3.8%),增速比1~2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不过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7%,比去年同期降低3个百分点,呈持续下滑状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佐军对第一财经分析称,民间投资下滑的原因,一方面在于,民间投资是要求有回报的,不会去投风险很大的项目和领域。目前经济还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实体经济领域里面真正能看得比较准、投资回报比较高、风险较小、可供投资的项目还比较少。“这是民间资本作为理性的投资者首先要考虑的。”


“其次,相对于国有投资、政府投资来说,民间投资可选择的领域还是窄了一点。有些特别能挣钱的、风险相对小的领域,现在还有很多‘玻璃门’、‘弹簧门’,想进进不去。政府投资和国有投资在这些领域相对更有优势。”李佐军说。

广东一家民企负责人表示:“现在从国家到地方,打破‘玻璃门’、‘弹簧门’说了很多,但要落到实处,还是要加大改革力度,破除部门的利益格局。而改革的过程中,要触及很多固化的利益。”

另外,这也和民间投资的融资难度有关。“因为投资不仅要拿自有资金,还需要借贷,以及后续资金的投入,民间投资在融资方面的难度还是大了一点。”李佐军分析。

分地区来看,中西部投资增速,分别比东部快2.3和2.2个百分点。不过,东部民间投资增速则为全国四大区域最高,分别比中部高1.7个百分点,比西部高4.7个百分点,比东北更是高出25个百分点。浙江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卓勇良认为,中西部经济增长,更多的是依靠国有投资推动,而东部则更多依靠的是民间力量。

以经济第一大省广东为例:一季度,广东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5039.2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2.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3.9%)。其中,国有经济完成投资919.24亿元,下降9.9%;民间投资3144.38亿元,增长21.1%,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62.4%,比重同比大幅提高5个百分点,对整体投资增长的贡献率超过100%。民间投资增速远超过国有经济投资,这与中西部的情况完全不同。

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对广东及东部沿海的民间投资增速过于乐观。一季度广东民间投资增速之所以较快,与今年以来广东楼市火热有关。一季度,广东房地产开发投资1746.55亿元,同比增长12.8%,而近年来广东民间投资近半集中在房地产。

相比之下,在工业投资领域,一季度全省完成工业投资1550.09亿元,同比增长10.9%,增速同比回落11.1个百分点,比2015年全年回落9.9个百分点,工业投资对全省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29.2%,同比大幅降低7.7个百分点。在基建方面,一季度广东完成基础设施投资1045.74亿元,同比下降2.2%。

由此可见,即使对广东这样民间力量较为活跃的省份来说,也急需完善鼓励民间投资政策,激发民间投资潜力和创新活力。

在去年8月广东省召开的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项目推介会上,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说,在广东的固定资产投资中,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大概各占三分之一,其中民营投资的领域覆盖面在不断扩大。特别是一些民营企业通过合资合作的方法,取得了原来政府指定给国有企业的特许经营资格。

为了确保PPP工作有据可依、规范实施,广东近期还专门出台了《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实施意见》,明确运用的范围,规范项目实施,突出权责一致,实施分工负责和给予的政策支持。(林小昭)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王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