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督查组雷霆十日 摸底民间投资四大难题

2016-06-24 12:40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打印

[摘要] 在浙江台州期间,第八督查组为了解相关情况,曾召开座谈会,包括台州本地飞跃集团、齐合天地等民企参与了座谈。一位参会企业家向记者回忆


一场事先张扬的国务院督查行动在5月底席卷全国18个省市。

5月20日,针对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现状,国务院派出9个督查组分赴18个省市,开展为期10天的督查和专题调研。

这次雷霆行动源于民间投资下滑的态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4月全国民间投资增速为5.2%,相较于去年年底民间投资10.1%的增速,可谓断崖式下跌。由于民间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2/3左右,其增速下滑对总体投资增长造成拖累。

在短短的10天里,督查旋风般展开,在18省市走访、座谈了超过700家企业。国务院派出9个专项督查组,在未提前通知地方的情况下,到18个省市区进行了10天的督查—督查范围包括北京、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广东、重庆、四川、陕西、青海、新疆等。

为了更真实地了解情况,部分督查组在实地督查中采取随机挑选企业的方式,或临时更换企业名单—甚至全程不允许地方领导干部参加座谈。

国务院督查组的每次出手,都表明了国务院对于政策落实的关切甚至不满意。

据不完全统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任至今,国务院督查组对新能源推广、重大稳增长工程、民生等各方面进行过多次督查。例如,2015年6月25日,国务院派出8个督查组,抽调100余人,分别对27个中央部委及16个地方省市展开以“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为主题的10天大督查。

“民间投资增速下降,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经济下滑的势头仍在继续。”中国社会科学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迎秋告诉记者。

目前,国务院的9个督查组均已返回北京,正在形成督查报告。根据新华社6月2日报道,本次督查发现民间投资面临包括公平待遇未落地、融资难仍普遍存在、审批繁琐依然突出及成本高负担重影响企业投资意愿等四大问题。

怎么查

作为督查组第八组组长,水利部副部长矫勇的主要任务是摸清江苏和浙江两省民企投资情况,找到民间投资放慢的原因。

据记者了解,5月21-25日,第八督查组在江苏落实专项督查,26-29日,督查组在浙江调研。

本次地方督查组行程比较紧密,由于每组都要同时督查两个省份,往往在一个省份仅停留三四天,高强度深入市县乡镇后,又要匆匆带着一堆材料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国务院督查组并不是新鲜事物。针对不同主题,国务院每年都会从相关部委抽调人员组成督查组赴各地调研。不过相较以往,这次督查无论规模、主题范围还是组成人员级别,均为这两年来罕见。

督查分为9个组,每组负责两个省。督查组组长由9位副部级官员领衔,包括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科技部副部长侯建国、工信部副部长冯飞、财政部副部长刘昆、国土部总规划师严之尧、环保部副部长黄润秋、水利部副部长矫勇和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

各组成员从各部委抽调,包括司局长等重要业务岗位,督查主要围绕政策法规落实、政府管理服务、市场环境建设、推动民间资本参与创业创新等方面展开。

为了更加全面地掌握情况,督查组在督查时,分成两个小组,分别进行不同主题和内容的实地督查。如在浙江督查时,除在省会杭州听取汇报和进行调研外,还有一个小组分赴台州展开督查。

杭州富阳区政府人士告诉记者,督查组5月28日当天在该区调研,实地走访了杭州富生电器有限公司、杭春钢构新材料有限公司、浙江永正纸业、杭州首创奥特莱斯置业有限公司四家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督查采取“问题导向”,即督查形式、手段、对象和内容均跟着问题走。

比如在浙江台州期间,第八督查组为了解相关情况,曾召开座谈会,包括台州本地飞跃集团、齐合天地等民企参与了座谈。一位参会企业家向记者回忆,他向督查组反映了一些民企发展中的问题,比如土地审批时间长、流程繁琐等。

在台州期间,督查组赴辖内的椒江区、温岭市和路桥区,如在温岭市,即实地走访了浙江金刚汽车有限公司和浙江泰隆商业银行两家民企。督查中,不少民营企业家反映,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企业贷款难、融资成本高、贷款期限短的现象普遍存在。

流程有别以往

在5月20日督查组到达地方之前,受督查省市要求先认真深入开展调研,直面问题,查找症结,并形成自查报告递交督查组。督查组在审阅自查报告的基础上,进驻相关省市进行实地督查。

实地督查根据受督查对象及行程不同,在形式上会略有区别。一般流程是,先听取省市工作汇报,再召开座谈会,听取不同基层政府和企业的意见。

实地督查结束后,各督查组要对督查情况进行仔细梳理和认真评估,然后向受督查方反馈意见。在督查报告形成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将听取督查汇报。

值得一提的是,跟以往的专项督查不同,这次督查既有各级政府的“自查与实地检查”,还引入了“第三方评估和社会评价”。

据新华社的报道,第三方评估分为四块内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法规政策制定落实方面开展评估;国家行政学院对政府管理服务方面开展评估;全国工商联对市场环境方面开展评估;新华社则对民间投资开展专题调研。

除了上述四个机构的第三方评估外,据记者了解,另一个由中央统战部牵头的民间投资调研也在5月底开展。

浙江省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告诉记者,他作为中央统战部调研组成员,从5月24日起赴湖北省开展为期4天的民间投资调研评估,该调研组由中央统战部经济局局长带队。

区别于国务院督查组,周德文介绍,其所在的中央统战部调研组以实体经济中的民营企业为评估对象,调研通过座谈会和个别访谈等形式进行,调研民间投资下滑的原因及对策。

“个别访谈避开了当地政府人士参与,让企业家不要有顾虑,畅所欲言。”周德文说道。

为什么查

“民间投资增速下降,就意味着经济衰退的势头仍在继续。”刘迎秋告诉记者。这是此次雷霆行动的由头。

今年1-3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85843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0.7%,增速比1-2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提高了0.7个百分点。

但同期民间投资增速只有5.7%,比1-2月、去年全年分别降低了1.2和4.4个百分点。长三角一向是民间投资重镇,但今年1-4月,浙江省民间投资4162亿元,同比增长3.1%,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7.3个百分点。1-4月,江苏省民间投资10367.41亿元,同比增长11.2%,回落1.5个百分点。

这是民间投资的增速在最近数年来首次低于全社会投资。

2016年一季度数据显示,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降至62%,比去年同期降低约3个百分点。

高层无法不着急。

在5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说,自己到基层考察调研时听到,个别地方群众甚至编出了顺口溜,说地方政府当前对民营企业有“三不”:“不听电话、不接材料、不予办事。”

紧接着,5月9日,李克强又在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要抓紧建立行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破除民间投资进入电力、电信、交通、油气、市政公用、养老、教育等领域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坚决取消对民间资本单独设置的附加条件和歧视性条款,做到同股同权,保障民营资本合法权益。

5天两次对民间投资表态,表现了李克强对于民间投资的关注和重视,而高层如此重视民间投资的重要性亦非常明显。

正如刘迎秋向记者所称,保住民间投资增长,才能保住最关键的就业。

数据显示,目前民营经济为全社会创造就业岗位占到80%以上。

李克强在这两个会议之间几日的举动也表明了这一点。

5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两天后,李克强到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考察并主持召开就业工作座谈会,并前往就业促进司,详细了解就业市场情况和最新就业信息。

找问题

发现问题,这是本次督查的核心目标。

督查组出发之前各方预计到的大小问题,在督查中纷纷被证实—各地存在不同的问题,政策落实情况参差不齐。据新华社报道,分赴各地的督查组主要发现了四大类问题,包括:屡遭“白眼”频“碰壁”,公平待遇未落地;抽贷、断贷现象突出,融资难仍普遍存在;“门好进、脸好看、事不办”,审批繁琐依然突出;成本高、负担重,影响企业投资意愿。

据《湖南日报》披露,5月23日,第七督查组组长、住建部副部长倪虹在长沙表示:“督查组来长沙,将全面了解民间投资真实情况,找亮点、查堵点、摸痛点、破难点。”

问题在哪里?这也正是本次大督查启动的初衷。国务院的督查通知明确指出,督查工作重点包括促进国家民间投资有关政策的贯彻落实、放宽民间投资市场准入政策情况、加大对民间投资的融资支持情况、大力推进PPP模式(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情况等8个方面。

一直被外界认为是焕发民间投资活力的对策之一的PPP项目并不顺利。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12日,地方政府已经推出7835个PPP项目,总投资额约8.8万亿元。不过,这些PPP项目落地率仅为21.7%,大部分PPP项目还在前期准备中。

中国投资协会会长张汉亚向记者表示,有些地方确实存在对新政策“光说不做”的现象,比如将PPP项目中,能挣钱的都给了国有企业或者“熟悉的企业”,实际上还是没有对民营资本放开。同时,PPP项目的经营权一般也给了国营企业,民营企业得不到经营权,造成PPP政策实施一年多还是没有得到很好落实。

刘迎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投资下降是非常正常的,因为整个经济在收缩,这侧面说明民间投资的理性高于整体经济理性。

“在经济衰退的时候,国家投资占主导地位。”刘迎秋认为,“这些事情本来也是政府应该做的,只不过在经济衰退时,因为民间投资相对较少,而政府有能力拿出那么多资金,因此政府投资增速高于民间投资。”

张汉亚也向记者表示,“制造业投资增速还在下降。民营企业很大一部分投向制造业,而目前新的产品和新的投资机会不多,因此民营企业有钱没处投。”

张汉亚还认为,目前一些实际的社会情况,在客观上影响到了民营企业家对投资的决定。“大企业对前景忧虑,对前途看不懂,干脆等等看,先不投资,或者已经进行了资产转移。”他说道。

近年来,中央政府持续不断地推出简政放权、降低服务业市场准入门槛等改革举措。然而,大量的改革措施并没有落到实处,各级地方政府不作为问题仍然存在。

据新华社报道,督查组在黑龙江期间,一些受访的民间企业家反映,招商引资时企业被奉为座上宾,但在项目投产后,地方政府承诺的条件不兑现情况比较普遍,企业将之形象地描述为“JQK”:“先勾我们进来,圈块地给我们,然后再尅我们。”

除此之外,民间投资的方向和结构还比较单一,房地产投资占比过大。今年1-4月,北京市完成民间投资604亿元,同比下降7.1%,与全国其他省市相比,降幅位居前列。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4月,北京市民间投资仍有八成投向房地产领域。

作为民营经济风向标的浙江,今年1-4月,民间投资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7.3个百分点,这对于浙江来说是个重大信号。

在周德文看来,温州民间资本历来被视为是中国民间资本的风向标。从炒煤到炒房,再到参股银行,温州民资可谓是无孔不入。当下,温州民间仍然拥有大量资本,但是温州民间资本最大的尴尬不在于没钱,而在于无处可投,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可投。

“近年来我调研的绝大部分城市民间投资均出现下滑,民营企业不论大小,都有投资信心不足的情况。”周德文说,“在激活民间投资方面,当前政府最重要的事情是创造公平竞争的平台和环境”。(记者 刘科、刘巍)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林巧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