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SDR,我们做了哪些“功课”

2016-10-01 08:05 来源: 经济日报
【字体: 打印

自去年底以来,我国为加入SDR货币篮子做足了“功课”。

首先是让人民币逐步进入“SDR时间”。为了使人民币在岸交易时段能够覆盖伦敦市场,自2016年1月4日起,我国将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系统每日运行时间延长7个小时,并相应延长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及浮动幅度、做市商报价等市场管理制度适用时间。

其次,各项金融数据也逐步与SDR接轨。今年4月初,央行首次在美元计价数据外,同时公布了以特别提款权(SDR)为计价单位的外汇储备数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张涛认为,以SDR作为外汇储备的报告货币,有助于降低主要国家汇率经常大幅波动引发的估值变动,也能更客观地反映外汇储备的综合价值,有助于增强SDR作为记账单位的作用。7月份,为进一步提高中国涉外数据质量和透明度、充分体现人民币国际化成果,中国开始按照IMF“数据公布特殊标准(SDDS)”公布黄金储备等数据,并相应调整了外债数据口径。

第三,加入SDR后,需要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与之相适应。因此,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对外开放步子迈得更大。2016年2月,央行进一步向境外私人机构投资者开放了银行间债券市场,不设投资额度限制,债券市场的开放程度进一步提高。同年4月份,央行通过发布《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业务流程》和《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业务流程》,为境外央行类机构入市提供了具体的操作指引,进一步便利了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金融市场。

截至目前,已有43家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27家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通过直接投资或代理的方式开展交易和投资。

首只SDR计价债券——“木兰债”的发行,更是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在G20杭州峰会前夕,8月31日,世界银行在中国银行间市场成功发行了首期规模为5亿SDR计价债券,吸引了约50家银行、证券、保险等境内投资者以及境外央行类机构的积极认购,认购倍数高达2.47,显示了SDR债券的巨大吸引力。

在G20杭州峰会记者会上,央行副行长易纲肯定了“木兰债”的发行,并表示,用SDR记账可以减少汇率之间的波动性,所以中国将来会在市场的基础设施方面,在清算、发行、托管等环节都为SDR债券和其他SDR计价的金融产品发行创造更好条件。

实际上,这也与G20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目标一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引发了人们对国际货币体系和SDR作用的关注。2016年,中国接任G20主席国后,也将扩大SDR的使用纳入了G20议程。随着杭州峰会达成了关于SDR的相关共识以及人民币的正式“入篮”,未来,SDR有望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方圆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