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策之下网约车市场有哪些新变化?

2016-10-19 19:12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新华社北京10月19日电(记者 乌梦达、周科、叶健)近期,京沪穗深等十多个城市陆续发布网约车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多地细则征求意见稿发布后,受到预期影响的市场有何变化?“新华视点”记者近日探访多地网约车市场。

焦点一:网约车价格有何变化?

不少地方的乘客明显感受到近期网约车的价格变化。在深圳经常乘坐滴滴优步专车的市民敖文华说,最近,网约车的价格跟出租车价格差不多,而以前至少比出租便宜20%以上。目前,深圳滴滴快车每公里的价格已从原来的1.3元涨到1.8元。

10月16日,记者从北京市西三环附近的京颐商场,打网约车到位于西三环南路的北京市某单位,滴滴的报价是16.7元。而同样的距离,记者6月份乘坐滴滴快车实际支付价格为8.2元。

在各地的网约车新规征求意见稿中,北京、上海、深圳都提出了动力和轴距方面的要求:发动机排量在1.8T或2.0L以上,轴距方面则要达到2700mm以上,新能源车轴距也要达到2650mm以上。

对此,滴滴出行认为,之前网约车定价相对实惠,但对车型的限定必然提高运营成本,或将大幅抬高网约车费。而原本定价较高的神州租车和易到用车都提出,新规对其价格影响不大。

一些券商分析认为,以私家车加盟模式为主的滴滴受影响较大,但通过购买专业车辆的神州专车等平台因为基本符合细则,将获得利好,这将对网约车市场带来新的变化。

在深圳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司机江剑波说,他开的是排量1.6升的低档车,如果按新政策要求升级为1.8T或者2.0L以上的中高档车,每单成本要多出近一倍,定价至少是现在的2倍。

不过,交通运输部深化出租汽车改革首席专家徐康明表示,之前网约车的低价,很大程度上来自大量的补贴,网约车的发展,服务档次可以高一些,不和出租车在一个频道上竞争。有专家认为,此前参与网约车的车辆品质参差不齐,一些车辆在年检时蒙混过关,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限定车型、排量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乘客安全利益。

焦点二:网约车会好打吗?

“原来用专车就为了解决打车难,现在专车也难打了。”常年以滴滴专车送孩子上学的北京杨女士介绍,现在早上要车明显费劲了。原来一般早晨6点55分要车,7点就能坐上车,派车的距离一般在1.2公里之内。这几天,要到的车最近都在3公里左右,有次甚至派了一辆10公里以外的车。

“上周五早上,从6点45分开始,在滴滴上把专车、出租、快车要了个遍,快要绝望时,终于以1.5倍价格要到一辆快车。”杨女士说。

常年乘坐网约车上班的南昌市民姜先生说,他每天早上7点20分左右从家里出发前往赣江对岸的工作单位上班,原来一般叫车3至5分钟就能到,现在高峰时刻基本上叫不到车。

根据滴滴的统计,上海从事网约车的车辆符合新轴距要求的不足1/5。滴滴出行表示,粗略估算,一旦新政策落地,由于对车辆规格的限制,将导致能运营的车辆大幅减少,滴滴等待时长将从目前平均5分钟延长到15分钟以上,同时因供不应求,可能会再现司机挑乘客的情况。

但也有研究机构认为,目前网约车难打的情况不仅与各地提出的网约车新政策有关,也有近期滴滴、优步等平台多次调整价格、降低司机补贴导致注册司机数量下降的影响。

相对于细则落地后网约车可能减少的情况,传统出租车公司开始活跃起来。目前,北京首汽、上海大众等出租车公司,均在今年推出了网约车平台,目前业务在快速增长中。

据了解,目前,上海大众专车和首汽约车的运营车辆分别达到3000辆和9000辆。上海大众交通集团董事长杨国平、首汽约车CEO魏东均表示,车辆依然供不应求,接下来还会不断加大车辆投入。

对于适度调控网约车市场规模,北京市交通委表示,要鼓励公共交通优先,北京正在加大公共交通投入力度,力争让百姓既能绿色出行,也能享受便捷。

焦点三:司机户籍门槛的提高带来什么影响?

记者梳理发现,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细则征求意见稿都提出从事网约车司机行业的本地户籍限制。

根据滴滴的统计,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北京市交通委数据显示,今年4月到8月,每月进京车辆一直在115万辆(次)左右,同比多出15万辆(次)。这些车辆中很多都是从事网约车营运的外地车。

研究机构艾媒咨询数据显示,网约车司机为本地人的比例,北京为3.6%,上海为5.3%,广州为5.9%,深圳6.7%,杭州为10.8%。以京津沪等地的本地户籍条件,将涉及大批外地司机。

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提出这一政策,是特大型城市人口调控、疏解部分产业的现实考虑。治理“城市病”首要的就是严控人口规模,出租汽车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其未来发展必然涉及人口规模调控和产业发展及就业导向。同时,特大型城市交通拥堵也是“老大难”问题,而外埠车辆长期在大城市占用道路进行经营活动,也会进一步加大治堵困难。

然而,出行的需求仍然存在。滴滴出行6月发布的《华北城市智能出行大数据报告》显示,仅在北京地区每天来往于地铁站和写字楼、商场和住宅之间的网约车出行就有27.8万人次。与此同时,1995年由住建部主导出台的《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曾对城市出租车数量有一个指导性标准——大城市每千人不宜少于2辆,按照这一标准,除北京、上海外,国内多数大城市出租车数量都不达标。

不少公众担忧,在出行需求旺盛的情况下,一旦提高网约车的门槛,会导致黑车市场的火热。

江剑波表示,2015年7月,他所在村庄共有11人在深圳开专车,现在还在开的只有2人,其余多数都去开黑车了。记者在有着900多人的“济南专车”的QQ群里看到,大部分人已改行,有的转行开黑车,经常讨论什么地方接客无人监管。家住北京望京附近的市民吕先生表示,之前晚上地铁站外一般有两三台黑车,现在拉活的黑车明显多了。

北京银建汽车租赁公司的出租车司机李长宽说,如果严格按照网约车细则要求,很多人不符合相关规定,又会回来开黑车,对正规营运也会带来冲击,希望政府能加强监管。

责任编辑:林巧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