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办介绍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6年度报告有关情况

2016-11-01 12:31 来源: 中国网
【字体: 打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介绍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6年度报告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新闻办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6年度报告有关情况发布会 中国网 宗超 摄

主持人 国新办新闻局副局长袭艳春: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

联合气候变化马拉喀什会议即将举行。今天,《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6年度报告》正式发布。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相关情况,我们非常高兴邀请到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先生,请他向大家介绍有情况,并回答大家的提问。

下面现请解振华先生作介绍。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各位媒体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6年度报告》新闻发布会。今天看到新面孔比较多,这是好事情,说明关心气候变化的媒体越来越多,媒体的朋友也越来越多,我们过去有很多老朋友,现在又有很多新的新朋友。

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第22次缔约国大会将于本月7日-18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我们中国代表团的同志们今天夜里就开始陆续出发去参会了。中国政府将派出由80多位各有关部门的代表组成代表团参会,谈判几十个议题,这80多个谈判代表,每个人都负责相应的谈判议题。这次气候大会是《巴黎协定》生效后的第一次缔约国大会,也将是一次落实行动的大会,主要是谈判落实《巴黎协定》规定的各项任务,提出规划安排;督促各国落实202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承诺,特别是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每年1000亿美元资金的落实情况以及各国落实国家自主贡献的行动情况。

马拉喀什第二周将举行《巴黎协定》生效的庆祝活动,召开第一次《巴黎协定》的缔约国大会。

今天发布的年度报告主要是重点向媒体、社会介绍一下中国“十二五”以来应对气候变化的进展和主要的成效,共分8个部分,分别从减缓气候变化、适应气候变化、低碳发展试点示范、战略规划及制度建设、基础能力建设、全社会广泛参与,积极推动国际谈判,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等方面全方位地展示我国各个部门、各地方、各领域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行动及成效。

因为我们每年在缔约国大会召开之前都要向国际社会、向国内报告一下我们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行动和成效。应该说,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十二五”以来把推动绿色低碳发展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的重大机遇,坚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积极采取强有力政策行动,有效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增强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推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各项工作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 中国网 宗超 摄

“十二五”碳强度累计下降了20%,超额完成了“十二五”规划的确定17%的目标任务。能源结构进一步优化,2015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了12%,超额完成了“十二五”规划所提出的11.4%的目标,森林蓄积量增加到151.37亿立方米,提前实现了到2020年增加森林蓄积量的目标。

截止到2016年9月,全国7个试点碳市场配额现货累计成交量达到1.2亿吨二氧化碳,我们搞碳市场的试点,累计成交金额超过了32亿元人民币。这些进展彰显了我国以实际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

中国政府积极参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谈判进程,坚定维护公约的原则和框架,坚持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和各自能力的原则,遵循缔约方主导、公开透明、广泛参与和协商一致的多边谈判规则,不断加强公约的全面、有效和持续地实施。中国与美国、欧盟等主要发达国家保持密切沟通协调,通过“基础四国”、“立场相近发展中国家”等谈判集团,加强了发展中国家内部的团结和合作,为推动达成具有历史意义的巴黎协定,发挥了关键作用,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中国积极支持发展中国家,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通过建立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十二五”以来中国政府累计投入了5.8亿人民币,为小岛国、最不发达国家、非洲国家及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实物和设备的援助,对其参与气候变化国际谈判、政策规划、人员培训等方面提供了大力的支持,并启动在发展中国家开展10个低碳示范区、100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以及培训1000名应对气候变化的专家和官员。

中国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本着对中华民族福祉和人类长远发展高度负责的精神,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并承担与中国发展阶段应负责任和实际能力相符的国际义务,采取更有力度的行动,为保护全球气候变化做出积极的贡献。

这是我要向媒体主要发布的内容,下面我愿意回答媒体朋友们提出的问题,谢谢大家。

主持人 袭艳春:谢谢解振华先生的介绍,今天现场有很多美国媒体,所以安排了全场的英文同传。提问前通报一下所在的新闻机构。

香港文汇报:联合国气候变化的马拉喀什会议即将召开,想问一下中国参加本次会议的基本立场是什么,对这个会议的成果有什么样的期待?谢谢。

解振华:在发布会之前,我去参加了马拉喀什气候大会的部长级预备会,这次会上所有参加预备会的50多个国家的部长都取得了共识,这次马拉喀什会议一定要开成一个落实行动的会议,这次会议应该主要解决这么几个问题:

一是要加强2020年之前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力度,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谈巴黎协定,是谈2020年之后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但是我们2020年之前《公约》和《京都议定书》及多哈修正案所确定达成的共识、做出的决定和各国做出的承诺,都应该兑现、落实。因为这是为2020年之后实现和落实《巴黎协定》奠定政治基础,也将为减排和适应能力奠定基础,所以所有过去做的决定和各国的承诺都应该落实。这是一个内容。

二是各国已经做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自主贡献,到底落实的情况怎么样,这也是需要大家明确的,因为2018年要进一步开展全球的促进性对话,所以必须要了解各国整体行动情况。

三是为了落实《巴黎协定》当中所做出的一系列规定,要开展一系列的谈判,并做出一些具体安排。因此,各方要就《巴黎协定》实施的后续谈判做出具体安排,要有一个时间表,也要有一个路线图,最终把《巴黎协定》所有规定通过一系列的机制、制度安排来加以落实,这是这次会议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回答记者提问 中国网 宗超 摄

四是发展中国家最关心的问题,即发达国家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的支持,到底能不能落实到位。就是让大家看到发达国家提供了多少资金,这些资金到哪儿去了,做了什么,取得了什么成效。所以在预备会上,由英国和澳大利亚两国政府在OECD国家当中统计汇总了一下资金筹措的情况,也报告了到今年已经筹措了600多亿美元来支持发展中国家。但是很多发展中国家还要进一步研究,要看一看到底这些资金是不是符合公约的要求,就是额外的、新的、充足的、可预见的资金安排,可能在这次马拉喀什会议上对发达国家资金的安排、技术转让的安排也要进行讨论,可能要做出一些判断和安排。

五是落实《巴黎协定》根本上还是要走绿色低碳发展的可持续发展道路,这次会议上也会对如何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做出一些安排。所以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落实行动。

中国代表团根据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授权参与多边谈判,主要还是希望马拉喀什会议做出的一系列决定,都应该遵循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的原则,在公约原则和规定的指导下来落实各国的自主行动。

另外还有一个内容,会议的第二周要召开《巴黎协定》生效的庆祝活动,也要召开《巴黎协定》缔约方的第一次大会。以上就是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和任务以及中国政府的基本立场。

中央电视台记者:请问一下谢主任,去年《巴黎协定》的签署过程中以及现在为了让它生效,我们中国政府所起的作用?谢谢。

解振华:《巴黎协定》的达成、签署、批准、生效,在整个这个过程当中,应该说中国政府做出了关键性的重要贡献,按照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讲的,中国为《巴黎协定》的达成、巴黎气候大会的成功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基础的贡献、重要的贡献、关键的贡献,他讲了这么多,实际上是在不同的阶段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在2014年,中美两国的领导人发布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在这个《联合声明》中,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也是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公布了各自自主贡献的目标。实际上就给全球带了一个头,而且也自然形成了一个自下而上、自主决定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目标的模式。在中美两国带动之下,全球有160多个国家相继都公布了自己的自主贡献的目标,实际上给争论最大的如何确立减排模式、谁来减、怎么减,奠定了基调。所以潘基文秘书长讲中国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在巴黎大会的前夕,要达成《巴黎协定》仍有许多重大的分歧,特别是在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等很多问题上如何体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分,一直争论不下。

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政府、中国领导人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一些领导人广泛进行接触,广做工作,最后在巴黎大会之前与美国、法国、欧盟、印度、巴西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发表了联合声明,对《巴黎协定》的重大分歧点应该说都找到了着陆区,实际上找到了共识,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案。最后在巴黎大会期间各国代表团在公开、透明、广泛参与的基础之上,达成了《巴黎协定》。所以潘基文秘书长讲,中国政府为达成《巴黎协定》做出了基础性的贡献,基本是为解决一些重大分歧奠定了基础。

《巴黎协定》达成之后,后边的任务一个是要签署,一个是要批准。原来规定的是4月22日在联合国要开放签署,就是说你同意不同意,先表态。在这个过程中,习近平主席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三次发表了《联合声明》,宣布到4月22号,中美两国政府要到联合国去签署《巴黎协定》,我们宣布了,也这么做了,张高丽副总理作为习主席的特使代表中国签署了《巴黎协定》,在主要国家的带动之下,有100多个国家签署了《巴黎协定》。

签署之后就是要生效,生效的台阶是55个国家、排放总量占全球55%。在这个过程当中,今年的G20会议上,我们邀请了美国,9月23日两国元首向潘基文秘书长递交了两国批准和加入《巴黎协定》的法律文书,然后在联合国的批准仪式当中又有很多国家批准了,到现在为止已经超过了这个门槛,按照《协定》的规定,超过门槛之后一个月就生效了,所以那是10月5日超过了门槛,11月4号就正式生效了。所以在整个达成协定、签署协定、批准协定、协定生效,应该说中国政府、中国领导人做了很多工作,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现在开始,要达成落实《巴黎协定》的一系列规划、安排,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我们在跟各个谈判集团磋商沟通,争取在马拉喀什会议上做出决定,开始转入落实《巴黎协定》谈判,我想在整个这个过程中,说中国政府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关键的贡献不为过。

华尔街日报记者:我提一个问题,很快要举行美国的总统大选,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表示,他将会反对《巴黎协定》,而《巴黎协定》协定是中美两国努力才达成的,他批评中国利用气候变化问题来损害美国的产业利益,那么如果特朗普当选的话,中国在未来如何与特朗普政府在这方面展开合作,因为他是一直在批评这个《巴黎协定》的。

解振华:你这个问题,有很多人也问过。特别是今年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北京,我们俩有一次关于气候变化和发展方式的对话,也讨论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巴黎协定》是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一致同意已经生效的这么一个国际条约,应该是有法律约束力的。特别要提出来,这个《巴黎协定》描绘了或者指出了全球要搞绿色低碳发展的这种大趋势,而且这种趋势现在看已经成为一种潮流,所以各个国家都在积极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结构来实现既要脱贫又要发展经济、又要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还要保护生活环境和应对气候变化,已经成了一种发展趋势。无论哪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应该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和趋势,如果逆潮流而动,老百姓不会答应,而且这些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相信如果是一个明智的领导人,他应该知道所有的政策措施应该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谢谢。

中国日报记者:请您再介绍一下《巴黎协定》的生效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这个形势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是如何看待这个趋势的?谢谢。

解振华:《巴黎协定》一个很重要的成果就是确定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长期目标,就是在本世纪末要把温升控制到2度以内,也在努力争取实现1.5度。到底能不能实现1.5度,现在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正在评估,2度的目标已经有共识了。而且也明确地提出来,争取到本世界中叶,要实现碳排放和吸收的中和,叫碳中和。也提出要实现绿色低碳发展,要提高各国适应和抵御极端气候事件的能力。这是《巴黎协定》很重要的长期目标和愿景,明确了一个世界发展的大方向。

在这一点上,跟中国加强生态文明建设,要实现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理念、战略、政策措施都是一致的。也说明我们中国政府所确定的长期发展的目标战略既符合世界潮流,也在其中发挥重要的推动、促进作用。所以,今后我们要在落实《巴黎协定》的过程当中,要把它和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很好地结合起来,我们要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之下来实现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

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消除贫困、发展经济,而且这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要逐步提高,要保护环境,应对气候变化,也实现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在这一点上,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落实中国气候变化自主贡献的目标,也就是到2030年左右要使中国的二氧化碳的排放达到峰值,争取提前达峰,能源结构、产业结构都要进一步的优化,这样的话,才能够既顺应世界潮流,又实现我们国内的可持续发展,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也为保护全球的气候环境做出中国应有的贡献。谢谢。

路透社记者:明年中国要建立起全国范围内的碳交易体系,我们在这方面有什么进展。你能不能分享一下在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的最新数据,有专家表示,目前的数据可能过时了,中国的煤炭峰值有可能提前到来,这是否会减少中国的煤炭消费带来压力?

解振华:你这一下子提了三个问题,而且都提到点上了。习近平主席已经在联合国的会议上宣布,2017年中国要启动全国的碳市场,目前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积极进行。首先,我们已经在全国7个省市开展了碳市场的试点工作,应该说非常顺利。现在是做到了有机构、有地方立法确定了配额,也分配了这些配额,建立配额的分配办法,还建立了核算报告、核查的体系,建立了交易规则,完善了监管的体系和能力建设,基本形成了要素完善、特点突出、运行平稳的地方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第一,制定了全国碳排放交易配额总量设定和分配方案。第二,印发了关于做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重点工作的通知,开展了重点排放企业历史碳排放数据的核算、报告与核查工作,涉及到重点企业7000多家。第三,加快了立法。起草完成了《全国碳排放交易管理条例》,已经列入了国务院的立法计划。也起草了企业碳排放报告管理办法、市场交易管理办法等,从法律法规上已经做了充分准备。第四,加强了基础能力建设。加强了参与市场建设的人员培训,建立了报告核查的技术问询平台,还有温室气体排放数据的报送系统等。中国的碳市场启动和全面建成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按照目前考虑,一旦建成之后将是全球碳排放交易市场当中规模最大的市场。

关于数据问题。特别是发达国家,不仅是对中国的碳排放量,对中国的统计数据总会提出疑问,这恰恰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这个问题上能力的差距。我们现在在谈判当中谈到了要增加各国的透明度,就是增加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主要是统计、监测、考核这套体系要建起来,在这一点上恰恰体现了发达国家跟发展中国家的区别。发达国家工业化这么多年,应该说这套体系还是建立起来了。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到很多的发展中国家访问,现在发展中国家还存在着温饱问题没有解决,不可能搞统计监测考核体系,饭都没有吃饱怎么建这套体系呢?这次在《巴黎协定》里面提出来,在这一点上要给发展国家更大的灵活性,首先要提供资金、技术支持,帮助他提高能力,在这个基础之上再考虑透明度体系如何建立起来。

中国也处在这么一个发展阶段,所以我们现在在尽可能地完善我们的统计、监测、考核体系,所以中国搞节能减排,已经搞了很多年,这套体系在逐步的建立和完善。我相信,在我们现有的能力和水平基础上,我们现在所报告的数据是准确的,我们对此是有把握的。但是距离国际这种透明度的规则要求可能还有一定的差距,我们正在努力提高这方面的能力。2018年全球要搞促进性对话,2023年要开始进行全球的盘点,这都要各国的数据来说话。

另外是煤炭的峰值,最近我参加了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的会议,国内外都在关注,中国二氧化碳的峰值、煤炭的峰值是不是已经到了,现在我们的煤炭的消费量确实在降低,但是否达到了煤炭峰值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因为我们的经济增长还有许多的不确定性,现在我们在努力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减少煤炭的消费,已经见到了成效。在这一点上,有一些国家讲,去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没有增加,主要是中国作出了贡献,因为中国的二氧化碳增长缓慢,煤炭消费大大减少,这都是事实。谢谢。

中国新闻社记者:今年我国能否如期完成全年的能耗和碳强度下降目标,主要采取了哪些节能降碳措施,下一步还要采取哪些政策措施实现确保实现“十三五”节能降碳目标任务的完成?

解振华:我还是为大家报数据吧,你提了数据,咱们还是要以数据来说话。“十三五”的规划目标是能耗的强度要下降15%,碳强度要下降18%,非化石能源的占比要达到15%,森林蓄积量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要控制能源的消费总量特别是煤炭的消费量。今年的目标是全年能耗的强度要下降3.4%、碳强度要下降3.9%,前三个季度能耗的强度已经下降了5.2%,碳强度下降了6%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前三个季度已经完成了全年的节能降碳的目标,主要是采取了这么几个措施。

一是优化产业结构。三产的占比已经达到了52.8%,同比提高了1.6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的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的工业快了4.6和4.8个百分点,这都是低碳、低排放的产业,现在调整结构之后发展的比较快,减少了能耗和二氧化碳的排放。

二是节能提高能效、优化能源结构。在节能和提高能效方面主要要从工业要继续采取措施,在交通和公共领域要深化节能提高能效的措施。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调整能源结构,发展可再生能源,调动全社会的积极性做好工作。

另外要采取一系列的工程措施,“十三五”规划提出要降低能耗,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另外完善一些经济政策,比如说要资源环境的价格的改革,健全低碳价格的形成机制,完善财税的激励机制,发展绿色金融。主要是要在价格、税收、财政政策上体现鼓励绿色低碳发展、循环发展,限制高耗能、高排放的这些企业项目的发展。另外,我们的碳市场和低碳试点的这些工作还要继续推进。所有试点的省完成的碳强度下降比全国的平均值要低了5%,也就是说这些试点单位是非常起作用的。试点单位能做到的,其他的地方也是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上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保证“十三五”目标的实现。谢谢。

日本NHK电视台: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包括日本,还没有批准《巴黎协定》,您对这种世界各国的情况怎么看?另外一个问题,《巴黎协定》当中要求各国在几年以内提交长期低排放发展战略,中国打算什么时候提交?

解振华:《巴黎协定》即将生效,现在还有一些国家没有参加协定,所以后续关于《巴黎协定》实施的谈判进程一定要体现包容性。我们今年先开一个《巴黎协定》生效之后的第一次缔约方大会,开会之后就暂时闭会,等更多的国家批准协定,今后再开始继续召开缔约方大会。为什么呢?就是说还有一些国家没有批准协定,我们等一等,要体现应对气候变化多边进程的包容性,希望所有的国家都能够参与进来,这是大家共同的愿望。

现在还有一些国家没有批准,日本还没有批准。但是在预备会上,日本与会部长讲了今年年内就会批准。其他主要排放国,都表示在马拉喀什会议期间或者是今年年底都会相继批准。实际上,各国都有批准国际公约的法律规定和程序,时间上可能会早一点或晚一点,需要一些时间。目前没有听到一个国家说我们不会批准。我们期待日本能够尽早批准《巴黎协定》。

解振华:你的第二个问题,关于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中国已经初步完成了到2050年低碳发展战略的相关工作,我们已经商定要和一些主要的国家开始开展专家智库,对低碳发展战略进行交流、相互学习,之后再进一步完善。现在已经制定了2030年、2050年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要相应有一些政策配套措施。我想,我们也会很快公布中国到本世纪中叶低碳发展战略。谢谢。

新华社记者:刚才您提到《巴黎协定》生效之前一些国家对一些关键的议题分歧非常巨大,谈判也是非常的艰难,中国也在此间扮演了非常关键的重要性作用。现在《巴黎协定》已经达成了,对下一步的马拉喀什会议您有什么期待?您有什么期望,主要说的是谈判的强度以及谈判的结果上面。另外,刚才您提到的在接下来的会议期间有巴黎协定的庆祝活动,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相关的内容?谢谢。

解振华:在这次部长级的预备会上,中国代表团就马拉喀什会谈了这么几点,这也是我们总的希望。

第一,希望马拉喀什会议乃至以后的关于落实《巴黎协定》的谈判一定要巩固、保持和发扬巴黎气候大会和巴黎气候谈判形成的这种氛围,就是各个国家都在发挥积极建设性的作用,追求合作共赢。这也符合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大会上提出的推动全球气候治理的“中国方案”。应该说,我们希望马拉喀什会还要继续发扬这么一种氛围,现在看这个势头非常好。

第二,要建立政治互信。政治互信从何而来呢?过去大家做的决定、取得的共识必须要落实,各国做出的承诺必须要兑现,这样大家才能对今后谈判的结果有信心,国际社会才能对多边进程有信心。各国做出的2020年前承诺都要落实,中国已经都落实了。现在我们希望发达国家要把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金、技术、能力建设支持落实到位,让发展中国家看得见、摸得着。这是我们在马拉喀什会中明确提出来的要求,至少让发展中国家看到2020年前实现每年1000亿美元出资目标,2020年后要在1000亿美元的基础之上继续增加。发达国家即使现在拿不出钱来,也要列出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这一点上,不少发达国家已经在积极努力。英国、澳大利亚的部长代表发达国家表示,他们很有信心,到2020年不但能够达到而且能够超额完成每年1000亿美元的目标。现在关键问题是,1000亿美元里面要区分清楚,哪些是新的、额外的、专门为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而不是重复计算的资金,这一点上《公约》有明确规定。

第三,要体现“有区别”。应对气候变化这件事各国都要采取行动,但各国的发展阶段、发展水平、国情不一样,要遵循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要考虑不同国情。现在比较好的现象是,在《巴黎协定》达成之后,国际民航组织行业减排方面已经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在氢氟碳化物(HFC)的问题上,各方同意在蒙特利尔议定书下开展削减行动。在这些领域,都体现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分,这是非常好的。这样一个势头应该继续保持下去。

所以,对中国政府来说,第一是做好自己的事,第二是在整个进程当中继续发挥积极建设性的作用,来推动这个进程,让全世界人民受益。

关于庆祝《巴黎协定》生效,大会主席只是讲会议第二周要搞一个庆祝活动,但是具体方案可能要等我们代表团到马拉喀什之后才能够清楚。会议主席也邀请了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与会,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现在各国领导人日程都排的非常满,但还是会有一些国家领导人来参加。

主持人 袭艳春:谢谢解振华先生非常专业详尽的介绍,也感谢大家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

责任编辑:雷丽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