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农业新动力——大学生农创客

2016-11-14 09:36 来源: 农民日报
【字体: 打印

这是一个延续数千年的传统产业,今天,这个产业被人誉为“最具潜力”,引得无数大学生投身其中,催生着亘古未有的裂变。

浙江丽水的新农人陈小方感慨:“刚开始我做农业,人们看我的眼神是同情;今天,他们对我是羡慕嫉妒恨。”

像陈小方这样的新农人,在浙江难以计数。他们出身不同,有的是“农二代”,有的来自工商企业,有的来自IT或者媒体行业;所从事的方向五花八门,有农业生产、民宿农家乐、农产品电子商务等等。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马甲”,这就是“大学生农创客”。

以其活力,以其视野和情怀,他们已然成为一道风景,成为一种新势力,成为浙江农业的新希望。

“这里有理想的创业环境”

为什么投身农业产业?面对记者追问,大学生的回答往往是:这里有理想的创业环境,有理想的务农氛围。

这种环境和氛围首先来自于政府的政策:

为了鼓励和支持大学毕业生从事现代农业,2010年起,浙江连续三次出台文件。其中2010年的文件明确直补政策,吸引了4500多人进入种养业。

为了解决就业信息不对称难题,从2009年起,浙江每年举办农业专场招聘会,至今已有1000余家龙头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设摊,签订意向招聘协议万余人。

浙江还有个“农业MBA”,每年招生,到去年底已经安排6个班共185人。此外还有“农民大学”,还有大学生合作社理事长培训班等等。

去年推出的“寻找农创客行动”,更是成为媒体“最爱”。浙江计划通过5年时间,找到500个农业创业初获成功的大学生。进一步的设计思路是,将这帮农创客组织在一起,成立联合会,再建一个农创客小镇,进行资源的集聚。

一系列政策举措的出台,在社会上营造了关心农业、重视农业、务农为荣的氛围,也极大地点燃了大学生投身农业的热情。他们有的相互介绍到农业领域就业,有的瞄准市场需求共同创业,也有的形成产业链各个环节之间的合作。

当然,大学生也十分理智,并不会单纯因为政策感召而投身农业。对市场的考量是他们做出选择的前提。浙江经济发达、消费能力强劲,对农产品消费的个性化需求,以及对生态农业、创意农业、休闲观光农业、互联网农业的多元需求,客观上给大学生“触农”创造了新的机会,提供了新的可能。比如,光围绕农产品营销这一核心,已形成了包括平台搭建、品牌设计、网络直播、视频拍摄、网商服务等等一整个链条,而其中每一个环节,基本都由大学生担当重任。

正是在政策推动和市场拉动的双向作用下,浙江形成了大学生务农的良好氛围。在这里,不经意间,你就会邂逅农业方面的论坛、PT、沙龙;在咖啡厅,只要你稍加注意,也不难发现,邻座一帮年轻人,高谈阔论的主题,可能就是农业。

“这里的配套服务好”

记者采访发现,受传统就业观影响,大学一毕业,他们选择的,往往是城市写字楼。只是在职场动荡中,他们开始慢慢学会判断,尝试着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还有人戏言,“城市套路多,我要去农村。”

一到农村,现实很快让他们明白,农业的门槛看似很低,实则很高。但另一方面,来自政府的关心和支持,又让他们备感温暖、动力大增。这缘于多年来,浙江对农业综合服务体系的构建。

你要投入农业,政府有粮食生产功能区和现代农业园区,早已将水、电、路等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好;你要流转土地,政府有覆盖县、乡、村的三级服务体系,不必再一家一户去跟农户打交道;你想提高效率,从育秧、播种、植保,一直到收割、烘干,第三方可提供全程服务;你要充电培训,从高端的农业MBA到“阳光工程”,你可以照着菜单打勾选择……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在城市就业创业,大学生无足轻重,也难以实现自身价值;到了农村,不仅天地广阔,还能够得到政府保姆式的服务。

今年33岁的王美君,大学毕业后在杭州一家公司上班,日子过得波澜不惊。她父亲是个种粮大户,最多时种有50多亩水稻。王美君辞职回东阳老家,通过机械化打开规模化的大门,很快将粮食种植面积扩大到了1200亩。在她影响下,东阳很快形成了一个“粮二代”群体,平均年龄30余岁。去年开始,她注册“粮二代”商标,走上了品牌经营的路子。

谈到政府的关心和支持,王美君由衷感谢:我们的种植基地都在园区里,不需要自己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流转也由政府代办;整个粮食生产过程都有政府补贴。去年,政府还给我们合作社上了一条日产60吨的精品米加工生产线,“接下去我要搞综合农业,从单纯的种植水稻,向休闲观光方向发展。”

记者调查发现,在浙江,搞种养业的大学生大多系“农二代”出身。正是因为具有这一基础,加上政府各方面的大力支持,让大学生能够迅速成长,在新型经营主体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湖州市吴兴区的费明锋也是个“农二代”,他拿出家人苦心积攒的30万元购房款,投资湖羊产业。缺乏企业管理知识,他就报名上了湖州农民学院的农经管理专业,成为首批农民大学生。如今,费明锋每年为市场提供肉用羊2000头,种羊2000头,还把种羊大批引到新疆。

对政府给予的扶持,费明锋如数家珍:一是帮助流转土地,办理生产设施用房,不必自己花费心思;二是借助湖州市和浙江大学的“市校合作”平台,优化了湖羊种质资源;三是借助农业园区,实施“生态循环”,将养殖、种植、加工进行结合。“农业创业面临着多重风险,如果没有政府支持,每一重风险都有可能置人于死地。”

催生现代农业裂变

尽管没有一个部门可以准确统计,活跃在浙江现代农业领域的大学生究竟有多少,但媒体报道和有关会议透露出的信息,不断强化着一个事实:在现代农业领域,他们已经慢慢形成一股新的力量,并且站稳脚跟,开始获得了社会的认可。他们中间,有的已经成为省人大代表、全国优秀共青团员,有的披上了大学生现代农业“十佳创业典范”、优秀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农村新闻人物的光环。

2015年,浙江省农业厅对600个样本进行调查发现,大学生农业创业领域非常广,从新品种种养、新技术开发、新模式经营到新兴的电子商务、物流配送,涵盖了种植养殖、产供销整个产业链。其中从事种植业的占76%,农产品销售和配送占23%。530名创业者当中,95%都是80后,甚至不乏许多90后。

年轻代表着希望,也意味着未来。大学生们所带来的新理念、新方法、新模式,正在深刻地影响着浙江农业的进程。对此,浙江省农业厅厅长林健东认为,浙江作为人才高地,要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培育大学生农创客新军,现实有需求,实践有优势,其中4条值得特别关注:

首先是融合发展的模式。新农人们往往在产业链延伸上做文章,将传统的种养业和农家乐餐饮、休闲观光、采摘游等服务业相结合,既解决了产品销售问题,又为消费者提供了个性化服务。

第二是品牌经营的理念。为了占领终端消费市场,绝大多数新农人十分重视品牌创建,注册商标、申报认证,进行个性化、差异化包装,同时利用现代传播工具讲故事,提升品味,获得了较高的产品溢价。

第三是生态循环的理念。传统农人往往只管种或只管养,很少将两者进行结合;而大学生普遍具有较强环保意识,对生态循环一点就通,并能够自觉实践,既增加了务农收入,又保护了生态环境。

第四是对现代科技等新事物的运用驾轻就熟。大学生有技能、有理念,运用起现代科技手段来游刃有余。现在,通过嫁接电子商务、网络直播等新事物,让大学生群体创意无限、活力无穷。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相对于数量庞大的农民群体,大学生融入各类龙头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或致力于农业创业创新的,现在还处于起始阶段,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政策环境的日趋向好,随着市场需求的日趋多元,这朵含苞的荷花必将灿烂盛放!(记者 蒋文龙 朱海洋)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朱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