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高铁:纵横陆海长风在侧

2016-11-15 10:55 来源: 黑龙江日报
【字体: 打印

哈俄欧“点燃”龙江丝路带龙头引擎

在哈飞空客复合材料制造中心,刚刚生产下线的空客A320飞机方向舵,被装进集装箱送到哈尔滨内陆港,然后再搭乘哈欧班列运往德国空客施塔德工厂进行装配。

2015年,当“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浓墨重彩地铺向世界经济发展画卷时,地处祖国边陲的黑龙江不失时机地确立起自己的发展路径——2015年6月13日,作为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龙头引擎,首班哈欧班列穿越千山万水,带着发展的跳动律音,升腾起龙江的经济热度。2016年2月,哈尔滨至俄罗斯的国际班列开通。随着一条条国际通道的建设,龙江离世界的脚步越来越近,“龙江声音”传播得更广更远。

1 打通亚欧“新丝路”龙江制造畅销欧洲

哈尔滨哈飞空客复合材料制造中心,承担着全球60%空客A350宽体客机和所有A320客机的方向舵、升降舵、机腹整流罩、S19段勤务舱门等几个重要部件的生产任务。

物流主管张小兵告诉记者,公司每年有400余架份的A320方向舵运往德国。过去,大多以海运为主,空运为辅。去年7月份开始,公司采用哈欧班列运送。张小兵说,哈欧班列已经成为哈飞空客连接欧洲空客和欧洲材料供应商的枢纽,是哈飞空客物流运输的重要途径,既避免海运绕行,又缩短了交付周期,德国客户非常满意。

哈欧班列让哈飞空客赢得了客户的赞赏,而兰西天纤纺亚麻有限公司更因为借助了国际通道,让“龙江制造”走出国门、销路更好。

兰西天纤纺亚麻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麻及亚麻制品深加工。在工厂里,记者看到,工人们将生产的亚麻半漂布搬运装车,这些产品会送往哈尔滨,搭乘“哈欧班列”到达德国汉堡,再分销到整个欧洲。欧洲人钟爱亚麻制品。但过去,“亚麻之乡”兰西的产品走出国门却不容易。兰西天纤纺亚麻有限公司业务专员贾冬玲告诉记者,以前公司都是在大连港发海运,因为船期不稳定,运货周期在40天至60天不等。哈欧班列开通之后,只要三周左右货物就能到达目的港。发货周期的缩短,让公司能以更快的速度将货物送到客户手中,并在第一时间得到客户的反馈。更重要的是,由于亚麻具有季节性,过去发到5月份业务就结束了,现在可以发到7月份,增加了公司的发货量,为公司带来了更多收益。

据哈欧国际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孟庆文介绍,作为东三省首班中欧班列,哈欧班列自去年6月13日至今,东西向班列每周发运一班,截至今年10月末已累计发运146列。龙江货源西向出口发运总量约占公司总体发运量的23%左右,东向进口发运总量约占公司总体发运量的18%左右。从今年的运行情况看,省内货源的发送量占比,东西向都比去年翻了一倍。省内货源发运量逐渐升高,货源构成也从以原材料农副产品为主向高新技术产品及精密零部件产品转变。省内货源的增长,对哈欧班列来说意味着有了稳定的基础货源,常态化运行有了保障。

2 “龙江效率”让班列提速东方列车备受瞩目

哈尔滨内陆港里,工人们将电子产品、机械设备、化工产品等多种货物集结成箱,组装成列。这些来自中国的商品将通过哈欧班列,沿着新丝绸之路运送到欧洲。

万里之遥的德国汉堡,占地面积4000平方米的UTI集拼中心,每天进出这里的货物要在100吨到150吨,而所有哈欧班列进出德国的货物都要经过这里。工作人员经过给货物打码包装,分拨到世界各地。

物流是商业往来的生命线,是否拥有一套现代化的高效便捷物流体系,直接决定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速度与质量优劣。哈欧班列的开行,正式为龙江打开了通向世界的又一扇窗,给中欧贸易带来了新契机。

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我省率先提出龙江建设“一带一路”的目标、措施、重点,编制了中俄蒙经济走廊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规划,国家给予充分肯定。

规划的重点之一就是通道建设。在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合作各方齐心协力,高效运作,2015年5月25日,哈欧国际物流公司创立筹备会议在哈尔滨举行。2015年6月13日,首列哈尔滨至德国汉堡哈欧国际货运班列正式出发。

哈欧班列的顺利开通,常态化的运营,得力于省委省政府的高瞻远瞩、科学谋划和全力推进,更体现了新常态下的龙江精神和龙江速度。省发改委龙江丝路经济带建设处处长高占国告诉记者,加工业在我省经济结构中所占比重偏大,以能源为主的重型的经济结构严重制约了我省经济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现在,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将使我省在结构转型过程中,通过发展外向型经济,带动经济良性快速发展。比如,哈欧班列的开通,势必使与其相关的国际贸易企业向我省加快集聚;外省很多和欧洲联系紧密的企业,也在与我省联系,想要到我省投资办厂,这必将掀起新一轮的投资热潮。

这个通道的建设,也使我省本地企业的物流成本得到降低。高占国说,没有这个通道的时候,我省生产的货物想要到欧洲,需先运到大连,通过海路运往欧洲;或是通过绥芬河走后贝加尔,再转到欧洲,成本比哈欧班列高20%。目前,中欧铁路在我国已经有渝新欧、郑新欧、义新欧等线路,都是通过阿拉山口,走中亚五国,在欧洲部分和我们的通道连接,距离约12000公里。而哈欧班列的距离是9820公里,节约2000多公里,后发优势明显,商业潜力巨大。

3 新思路激活新丝路龙江按下发展“快进键”

一子落下,满盘皆活。

龙江丝路带不仅是物流带,更是产业带、开放带。哈欧国际货运班列必将高效地促进生产要素向我省国际货运通道和主要交通干线沿线转移和集聚,形成发达的外向型产业体系,带动贸易和产业的发展,推动外向型经济升级,为破解龙江当前发展难题打开全新路径。

孟庆文告诉记者,黑龙江作为中国对俄经贸第一大省,地缘优势明显,哈欧国际物流目前已经与多家省内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以哈俄班列为例,从正式运行开始,进口班列中,龙江的货源就占到80%以上,主要以板材、纸浆、纸板为主。可以预见随着“中俄快线”的市场化推广,我省货源将逐步成为哈欧国际物流的生力军。同时,“哈尔滨综合保税区”的落成也将为哈欧国际物流带来新的契机。哈欧国际物流的业务范围立足龙江,面向全国,辐射欧亚。将国家“一带一路”政策落地龙江生根发芽,助力龙江经济高速发展。孟庆文说,哈欧国际物流将在现有国际铁路货运业务成熟发展的基础上,逐步探索并开发保税监管、汽车物流、冷链物流、大宗商品集散、跨境电商、物流金融、国际贸易等业务,力争2020年营业收入达到10亿元。在初步形成黑龙江对俄对欧物流大通道建设“产品化”的同时,充分依托“哈欧”“哈俄”等物流通道吸引生产要素聚集,促进相关产业发展,增强区域经济活力;充分借助环境发展趋势,叠加股东方优势,逐步打造多元化、可持续、具备市场竞争力的产品体系,为黑龙江经济转型发展提供前所未有的突破口、动力源和增长点。通过现代物流创新,未来成为连接中俄欧日韩最重要的贸易物流的服务商。

记者从哈欧物流公司获悉,自2015年6月13日哈欧班列西向首发、6月26日汉堡东向首发,哈欧班列每周对开东西向各一班,截至今年10月末,东西向班列合计146列、2347车、4694标箱。其中,西向发运76列、1385车、2770标箱,货值达1.4亿美元;东向发运70列、962车、1924标箱,货值达1.7亿美元,哈欧班列累计总进出口贸易额达3.1亿美元(合约20.7亿元人民币),进口缴纳关税约1亿元人民币。哈俄国际货运班列于2016年2月27日开通,截至10月末,东西向班列累计共发运1250车、1312自然箱、2500TEU,累计进出口贸易额约达3214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1亿元)。

哈绥符釜让大龙江走向大海洋

展望未来,哈欧班列必将促进生产要素向我省通道沿线集聚,带动贸易和产业的发展,推动外向型经济升级,开启龙江丝路带战略发展的新征程,成为重振老工业基地雄风的新亮点

借港出海,借势登高。10月23日凌晨1时35分,满载着木材的32个集装箱在绥芬河火车站发车,这些货物将经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韩国釜山,最终到达广东黄埔港和上海港。这也标志着哈绥符釜陆海联运大通道正式走向标准化、高效化,成功地实现了中外中、中外、中外外等多种模式。

搭乘“一带一路”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大船”,龙江这个昔日的内陆省份正在“走向”海洋。

1 打通龙江“出海口”

绥芬河,龙江东南部的边境口岸,连接东北亚的“黄金枢纽”。

3月30日,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汽笛响,一辆俄罗斯铁路机车牵引着满载104个标准集装箱的“哈绥符釜”陆海联运货运列车从绥芬河铁路口岸出发。列车开往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后,在当地进行换装轮船,4月12日抵达韩国釜山港。这标志着中俄韩“哈绥符釜”陆海联运国际通道正式常态化运营。

新的大通道打破了以往我省海运只走大连港的方式,节约了时间和成本。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从绥芬河“借海出港”,龙江这个昔日的内陆省份走向海洋。

据介绍,绥芬河口岸是绥满铁路的起点,距俄远东最大铁路编组站乌苏里斯克120公里,毗邻俄符拉迪沃斯托克、纳霍德卡、东方港等海港,借港出海可东接日、韩、北美,西接欧洲腹地,是开辟我国联接亚欧的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的黄金通道。从哈尔滨出发走绥芬河、符拉迪沃斯托克到釜山港为1711公里,比走大连节省224公里,时间上可节约2至3天,实现常态化运营后具有很强竞争力;从哈尔滨出发经这条通道再到日本新潟,比走大连节省1390公里。

绥芬河火车站宣传助理侯金梁告诉记者,哈绥俄亚陆海联运发送的货物主要为绥芬河本地的精加工木材,东宁穆棱等地生产的红小豆、绿豆等粮食及哈尔滨地区生产的塑料颗粒。运输路径从开通之初的哈尔滨至绥芬河至俄罗斯至韩国这一条中外外路径的基础上,增加了中国至俄罗斯、中国至俄罗斯至韩国至中国的中外、中外中多种模式。

2 开启中俄韩共赢模式

一条航路,开启了中俄韩三国共赢的经济合作模式,连接起东北亚的经济链条。

贯通的中俄韩哈绥符釜陆海联运国际通道,从日本新潟经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哈尔滨、满洲里、西伯利亚大铁路到荷兰鹿特丹全线11600公里,比从符拉迪沃斯托克绕行哈巴再到莫斯科和欧洲要近1500公里,比走新潟—马六甲海峡—苏伊士运河—鹿特丹要近9500公里。

釜山港湾公社社长禹礼钟表示,中俄韩陆海联运大通道的常态化运行,会改善优化黑龙江物流体系,进一步提升釜山港在东北亚地区的货物辐射能力,我们要积极对黑龙江做深入市场调研,寻求更适宜的商业模式,增加釜山港的物流中转量,实现中俄韩企业互利共赢。

俄罗斯联邦驻韩国贸易处首席贸易代表邦达联科·米哈伊尔说,全球化的今天,物流格外重要,尤其是距离和数量在物流中尤为关键。从中国运到俄罗斯再运往港口地位非常重要的韩国,高效的合作而不是竞争,对三个国家都是非常有益的。我们将发展俄罗斯的港口,努力开辟新的通道,让物畅其流、利益均沾。

中信哈尔滨谷物交易所总裁潘会滨则表示,谷物交易所每年交易、运往南方的各类粮食超过千万吨,走中俄韩“哈绥符釜”陆海联运通道不仅便捷快速,而且能省下近亿元的运费。现在我们要利用这条通道,今后的运量将越来越大。

据悉,哈绥符釜路海联运大通道自今年4月常态化运营后,截至10月末,共开行班列15列,总计1773标箱。

3 与“哈俄欧”共筑龙江发展两翼

黑龙江作为欧亚大陆桥的运输枢纽和主通道,西连欧洲,东到太平洋地区、东北亚乃至北美。随着一条条大通道建设的日益完善,中俄韩“哈绥符釜”通道和哈俄欧通道,共同构成了龙江拓展对外贸易的“两翼”,二者相互呼应,这也标志着龙江丝路带跨境运输体系框架基本形成,并将通过大物流带动大商贸,助力龙江经济大发展。

据哈尔滨铁路局货物处相关人员介绍说,在推进“龙江丝路带”通道建设中,哈尔滨铁路局积极与俄铁建立了年度例会、定期会晤制度,在提高口岸运输效率、开发国际旅客运输市场、促进跨境电邮商品运输、压缩中欧班列口岸停留时间以及拓展运输通道能力等各方面进行广泛磋商。不断畅通口岸运输,依托管内绥芬河、满洲里两大铁路口岸,形成了以哈尔滨为中心,向东经绥芬河进入俄罗斯,经东方港下海抵达我国南方和亚洲各国的“中亚”货运通道;向西经满洲里进入俄罗斯、欧洲各国的“中欧”货运通道,进一步促进对俄铁路互联互通。

从发展的角度看,推进“龙江丝路带”通道建设机遇难得,将改善哈尔滨铁路局在全国路网中由于处于“堵头局”的劣势,建设“龙江丝路带”,必将促进中俄、中欧贸易往来,提高铁路口岸过货量,为铁路拓展跨境运输、发展国际物流提供更多的宝贵机遇。

龙江丝路带不仅是物流带,更是产业带、开放带。一条条国际通道,必将高效地促进生产要素向我省国际货运通道和主要交通干线沿线转移和集聚,形成发达的外向型产业体系,带动贸易和产业的发展,推动外向型经济升级,为破解龙江当前发展难题打开全新路径。配合物流通道,黑龙江一批综合保税区、对俄产业园区等项目也在建设当中,以对俄为重点、面向欧美及东北亚地区的全方位开放格局正在逐渐形成。(记者 狄婕)

责任编辑:杜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