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政放权4年间,那些多重审批和乱收费现象治理得怎么样了

2016-11-21 11:33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新华社北京11月21日电(记者 乌梦达、袁军宝、翟永冠、朱基钗、双瑞、陈诺)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政府推出一系列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的措施。4年间,那些备受百姓和企业诟病的多重审批和乱收费现象,如今治理得怎么样了?“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追踪。

百姓“痛点”:大量“奇葩证明”、数亿元“乱收费”、300多项“资格鉴定”被取消

日前,北京取消调整74项政府部门要求基层开具的各类证明,一些老人领养老金时需要出具的“证明自己还活着”之类的“奇葩证明”被废止。

简政放权推进4年来,全国各地大量“证明”被取消。这些证明涉及婚姻家庭、住房服务、社会保障、收入财产、医疗卫生、户籍身份等10多类,要求开具的单位涉及政府部门以及法院、群众团体、银行、保险、民航、铁路等国有企事业单位。

2015年11月,国务院《关于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方便基层群众办事创业的通知》明确提出,坚决砍掉各类无谓的证明和繁琐的手续。今年8月,公安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2部门联合出台《关于改进和规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的意见》。这意味着老百姓不用再为一些奇葩证明跑腿受累。

除了各种证明,曾经每年高达数亿元的公共服务垄断高收费也是百姓多年“痛点”。给薄薄的人事档案安个家一年要花200多元;为户籍卡“安个家”需数千元,每年另交管理费数百元,开个“无犯罪证明”花200元……

目前,档案保管费,集体户口托管费等陆续停止收费。国家发展改革委表示,各地发改委将对现有收费政策进行全面梳理,对政府管理的收费政策,实行目录清单制并对社会公布,让单位清清楚楚收费,让群众明明白白缴费,让收费在阳光下运行。

同时被大量叫停的还有“资格鉴定”。曾经,美甲师要通过考试持证上岗并分为5个级别,在花店当插花员也要通过资格认定……近年来,国务院分6批取消了319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插花员、美甲师等一大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被清理取消。

人社部介绍,部门设置的没有法律法规和国务院决定作为依据的准入类职业资格基本取消,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学会未经批准自行设置的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基本取消。

企业“痛点”:审批事项减三分之一,市场活力增强

“以前建新厂至少要跑一年的手续,没想到这次三四个月就办完了。”在山东高青县,山东金洋药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宋学宁指着快要建成的厂区说。

“快得有点措手不及”的“获得感”的背后,是从中央到地方大幅压减行政审批事项、商事制度改革等众多政策的实施。

国务院累计分9批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618项,占原有审批事项的36%,超额完成减少行政审批事项三分之一的承诺。多数省份行政审批事项减少50%左右,有的达到70%。例如天津市级审批事项减少到282项,累计减少75.1%。

淄博绿城置业有限公司前期管理部经理张作涛说:“原来人防审批要20天,后来降到10天,现在只要3天。”

商事制度改革,新诞生企业数量显著增加。自2013年商事制度改革以来,工商登记前置审批精简85%,“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全面实施“三证合一、一照一码”等系列政策,大大推动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情。

国家工商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国实有各类市场主体增幅连续3年超过10%,今年上半年平均每天新登记市场主体更是超过4万户,新登记企业1.4万户,比改革前的2013年每天0.69万户,增长1倍多。

推进重点:“审批长征”仍需改进,部分“深水区”和“角落”对权力恋恋不舍

简政放权的成效有目共睹,但同时,在部分改革“深水区”和“角落”,一些部门对权力仍恋恋不舍。

国务院已经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山东省审计厅今年7月份公布对127个县推进简政放权政策落实情况的审计结果,有12个市28个县的768项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仍在行政审批目录中保留,未及时清理。

记者在多地采访了解到,投资审批“万里长征”虽然大大缩短,但仍需“千里长征”。记者在山东一县级行政审批大厅看到,办事指南显示,建设项目立项阶段涉及6个部门,用地审批阶段涉及2个部门,规划报建阶段涉及5个部门,施工许可阶段涉及6个部门,竣工验收阶段涉及6个部门,共需提交160多类文件,每类文件中又包括多个具体文件。

成都一家高科技新材料生产企业表示,企业的计量工具检测费太高:“一个磅秤的检测费用就800元,一年仅设备检测费用就几十万上百万元。”

同时,有企业家反映,在一些地方,民营企业自建厂房也需要招标,仅招标公示就要约一个月的时间,“用自己的钱建厂房,有自己中意的施工队伍,为什么还一定要招标?”一位企业家问。

此外,备受质疑的“红顶中介”悄然转入地下,收费垄断、利益输送现象依然不少。记者采访时,一些企业和政府人士表示,本土中介机构和相关审批部门仍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中介机构总体发育不足、竞争不充分,导致中介费用不能有效降低。

“在做环评时,一直占据当地市场的一家中介公司报价96万元,但外地中介公司只报价16万元,当委托方选择外地公司时,相关主管部门人员便来施加压力。”山东一家单位相关负责人说。

专家认为,转变政府职能、优化市场环境,政府权力之手过长问题仍然存在,这需要进一步强化顶层设计、加快政务信息共享体系建设、全面排查“角落”权力、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等措施,从而为经济转型升级提供更好环境,不断增加百姓“获得感”。

责任编辑:傅义洲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