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87类到60类 中国进一步压减生产许可

2017-06-23 07:38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体: 打印

从最初的487类缩减到目前的60类
中国进一步压减生产许可

近日,国务院确定取消和下放一批工业产品生产许可、简化审批程序:取消包括输水管、蓄电池在内的19类产品事前生产许可,电热毯、摩托车乘员头盔等产品转为强制性认证,不再实施生产许可证管理,同时下放8类产品由地方质监部门实施。经此一“砍”,生产许可证取消、转认证、下放幅度达50%。

2015年以来,国务院持续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工业产品生产许可已从最初的487类缩减到目前的60类,许可前置条件大幅取消。

■ 制度松绑

释放企业活力

“有证才有生产,没证就不能开工。”长久以来,生产许可证卡在了企业的七寸上。在生产许可证制度下,强化审查流程、保证检验结果导致了审查流程拉长、效率降低。数据显示,企业从办理申请到最后取证大约要5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

一位中小企业发展研究专家对本报表示,生产许可对企业的影响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一是政府设定的门槛会为企业进入市场带来一定障碍;二是取得生产许可证需要企业满足在生产规模、生产能力、技术规范方面的要求,而在这一论证过程中,企业会花费大量时间、人力和财力成本。

企业增活力,制度先松绑。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简化工业产品生产许可和审批程序,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和服务,有利于企业释放活力。“表面上看,政府放开了一些非关键、但对企业影响很大的关口,实际上这有利于放宽市场准入,激发社会投资活力,进而增强企业的自主创新力。”

据悉,本次取消生产许可证管理的19类产品涉及9000家企业。取消后,这些企业不需要再办理生产许可证规定的各项手续,实现了完全松绑。

■ 强化企业责任

优化政府服务

取消生产许可证管理后,如何保障产品的质量安全和消费者的权益?这成为消费者最为关心的话题。

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副局长李元平介绍,这次改革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放管并重,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李元平就此给出了3条对策:加大产品监督抽查力度;加强质量安全诚信体系建设;推进惩罚性赔偿制度建设。他表示,此次改革要求政府既要为企业松绑减负,又要重视监管,强化企业质量主体责任;同时突出优化服务,提高审批效能。

在汪玉凯看来,过去政府把关太多,反而难以实现“加强质量监管”的初衷,造成有效投资增速放缓或无证生产、假冒伪劣等现象。“减少一些许可认证检验,强调企业主体责任,加强问责制,可以更好地增强企业内生动力。”

汪玉凯认为,除了随机抽查,还可辅以其他手段,比如产品质量与银行贷款、优惠补助、企业信誉挂钩,这对企业的产品质量监督力度更大。此外,他建议政府应不断创新优化服务:“我看到在一些开发区,把监管变成一种精准服务,针对某家企业存在的问题,提供优质服务,帮助企业改进,这样不就是双赢的监管吗?”

■ 第三方介入

搭建权威体系

强化企业质量主体责任,需要最大限度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搭建市场机制下的质量安全诚信体系建设。这就需要行业组织和市场第三方的介入。“政府不可能事必躬亲,市场第三方力量的健康发展,将对市场结构、行业自律产生积极影响。”汪玉凯说。

为了更好地加强全面质量监管,质检总局也在探索行业质量信用评价体系建设。李元平表示,将通过第三方积极探索开展基于行业自律的质量保障能力评价,组织企业开展质量诚信承诺活动,定期发布质量信用报告,实施“黑名单”制度,支持质量守信企业发展,加大质量失信企业生产成本,倒逼企业履行质量安全主体责任。

而在第三方机构的选择和发展上,汪玉凯建议,政府要和第三方机构分开,采用市场化手段进行第三方机构配置。“避免依靠政府权力进行监管,就要通过专业化水平、评估能力和市场满意度来衡量机构的权威性。”(记者 王萌)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于士航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