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运河,流向未来——寻访大运河文化带

2017-07-18 17:38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位于京杭大运河上的浙江塘栖古镇广济桥两侧的夜景(2015年9月24日摄)。

位于京杭大运河上的浙江塘栖古镇广济桥两侧的夜景(2015年9月24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市民从天津杨柳青古镇南侧的运河桥上经过(2014年10月28日摄)。

市民从天津杨柳青古镇南侧的运河桥上经过(2014年10月28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岳月伟 摄

河北沧州市大运河景观带(2014年6月22日摄)。

河北沧州市大运河景观带(2014年6月22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奥运火炬在京杭大运河通州段传递(2008年8月7日摄)。

奥运火炬在京杭大运河通州段传递(2008年8月7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一名男子骑车经过烟雨朦胧的京杭大运河北京段(2004年8月25日摄)。

一名男子骑车经过烟雨朦胧的京杭大运河北京段(2004年8月25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浙江杭州塘栖古镇的农民在穿镇而过的京杭大运河上展示一条10多斤重的“螺蛳青”(2014年1月16日摄)。

浙江杭州塘栖古镇的农民在穿镇而过的京杭大运河上展示一条10多斤重的“螺蛳青”(2014年1月16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大运河南旺枢纽考古现场发掘的分水龙王庙建筑群古遗址(2011年6月11日摄)。

大运河南旺枢纽考古现场发掘的分水龙王庙建筑群古遗址(2011年6月11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徐速绘 摄

龙舟在京杭大运河浙江杭州段畅游(2006年10月1日摄)。

龙舟在京杭大运河浙江杭州段畅游(2006年10月1日摄)。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王定昶 摄

这是7月18日拍摄的连镇谢家坝。

这是7月18日拍摄的连镇谢家坝。位于河北沧州市东光县的“糯米大坝”——谢家坝建于清朝末年,是用糯米熬粥加灰土与泥土混合筑堤,至今依旧坚固。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这是7月18日拍摄的连镇谢家坝及周边村庄。

这是7月18日拍摄的连镇谢家坝及周边村庄。位于河北沧州市东光县的“糯米大坝”——谢家坝建于清朝末年,是用糯米熬粥加灰土与泥土混合筑堤,至今依旧坚固。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7月18日,村民和游客在河北省阜城县码头镇大龙湾村运河文化走廊参观。

7月18日,村民和游客在河北省阜城县码头镇大龙湾村运河文化走廊参观。

贯穿南北5大水系,流经8个省市——这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涌淌2500年,广袤土地、亿万民众得以滋润、繁衍,一座座城镇因之崛起、繁荣。

西挽陆上丝绸之路,东接海上丝绸之路——这一世界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2014年,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与荣光。

“寄语飞南归北雁,大河头尾是家川。”无论世代如何变迁,流域百姓将大运河视为母亲河、最深沉的乡愁。

伟大起始,决定壮美流向、辉煌未来!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张兴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