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六次会议有何不寻常?

2017-12-01 21:43 来源: 国是直通车
【字体: 打印

11月30日至12月1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在俄罗斯索契召开。

这是上合组织自今年6月在阿斯塔纳峰会接纳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正式成员国后,举行的首次总理会议。

上合组织国家研究中心高级顾问王海运在接受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成员的加入无疑会扩大上合组织的影响力。

但同时应注意到,随着成员国的增加,组织的运转成本会提高,协调分歧的难度将加大。如何应对这一挑战,考验着上合组织的智慧。

合作潜力巨大

吸纳印巴两国加入后的上合组织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经济影响力极大的跨大陆合作组织。

从人口基数上来看,8个成员国的总人口将达31亿,占世界总人口的44%;从国土面积上来看,成员国国土面积总国土面积3000多万平方公里;从经济影响力来看,成员国GDP总量将超过15万亿美元,占比超过20%。

另外,从地理位置上,新成员国加入后,上合组织将从以中亚为关注重点的地区性组织,转变为连接北极和印度洋、东起中国连云港、西至俄罗斯加里宁格勒的跨大陆组织。

扩容后的上合组织有着更为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更为强大的经济总量,中国与各成员国之间也可以挖掘新的合作潜力。

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规划中,打通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关联紧密,其中中巴经济走廊需要巴基斯坦的支持,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则需要印度方面的支持。

中新社发 黄晓海 摄

“在上合组织框架内,更多的接触,营造更好的合作环境,显然有利于成员国之间关系的发展。”王海运表示。

面临新的挑战

扩容也可能给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带来挑战。

扩容后,随着成员国的增加,在意见达成一致方面难度加大,组织的运转成本也会因此增加,组织的运维能力也正接受新成员国的挑战。

“运维成本是突出问题,是上海合作组织需要面临的现实挑战。”王海运表示,“这种情况很自然,成员国多了,统一意见,统一执行的时候相对来说会复杂一些,更何况成员国中,印度在部分问题上对中国尚存有疑虑,在通过一系列重要会议的时候,印度可能会成为一个负能量。”

针对这个问题,上海合作组织需要在体制机制上有新的突破。

中新社发 蒙钟德 摄

“随着成员国的增多,我们过去继续坚持‘协商一致’的原则,就相对来说会有一些困难。协商一致,所有成员国一律平等的原则不能轻易动摇,但是在一般性的问题上,恐怕要考虑改行‘多数同意的原则’。不能因为一个国家有异议,就把问题搁浅了,这会影响上海合作组织的凝聚力、行为能力。”王海运说。

他还表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任何一个国际组织都需要有自己的规矩,面对这些挑战上合组织需要真正践行自己的宪章,对不守规矩的成员国应当施加一定的压力。

协调各国分歧

对上合组织而言,更大的挑战在于,印巴两国加入后,如何减少上合组织成员国内部的分歧成为各成员国学者关注的问题。

对此,中国外交部曾发言表示,希望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之后,严格遵守《上合组织宪章》和《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规定,相向而行,友好合作,秉持“上海精神”,改善彼此关系,共同为上合组织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中国要面对这些问题、正视这些问题,积极地解决问题,而不是听之任之。在合作机制方面以及充分利用上海合作组织各种合作机制做团结的工作,充分利用上海合作组织的上海精神。”王海运说:“做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的工作,加大一些力度,而不是仅仅谈一些合作项目。”

中新社发 仲雁铭 摄

面对未来发展,上海合作组织有不断地扩大的趋势:时机合适,观察员国有成为正式成员国的机会,对话伙伴国也有成为观察员国的可能。对于新的成员国,也会逐步融入上海合作组织。

对于进一步扩员的问题,王海运则表示,应该践行积极稳妥的方针,上合组织刚刚完成首次扩员,不应立即启动新一轮扩员,而应当采取措施消化首次扩员带来的问题,在条件成熟之后,再启动新一轮的扩员。

“上海合作组织在新型国际关系、新型国际理念问题上,相信未来组织的发言声音会更大一些,能做的事情更多一些,上海合作组织内部的凝聚力会也逐步增强。”王海运说。(杨佳欣)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于士航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