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贫困留守儿童成长记

2018-05-31 21:06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为2018年5月3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中学,15岁的秦仁金在图书馆里看书;下图为2014年6月10日,秦仁金在吊脚楼教室阅读爱心人士送来的书本。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左图为2018年5月3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中学,12岁的吴敏星在图书馆里留影;右图为2014年5月26日,吴敏星在吊脚楼教室里展示他的“六一”心愿。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左图为2018年5月3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中学,15岁的秦保军在教室里上课;右图为2014年6月10日,秦保军在吊脚楼教室里吃爱心人士送来的节日蛋糕。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为2018年5月3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中学,13岁的吴美新在图书馆里看书;下图为2014年5月26日,吴美新站在吊脚楼教室门口张望。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为2018年5月3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中学,14岁的吴莹莹在图书馆里留影;下图为2014年6月10日,吴莹莹(前三)和同学们在吊脚楼教室里做游戏。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为2018年5月3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中学,已经进入初一就读的孩子们在校园里合影;下图为2014年5月26日,孩子们在寨全教学点的吊脚楼教室上留影。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为2018年5月3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中学,13岁的龙颖在学校图书馆看书;下图为2014年6月10日,龙颖在寨全教学点的吊脚楼教室里上课。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为2018年5月31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安马村寨全屯,驻村工作队员唐莉越入户给10岁的彭桂花(左)辅导功课;下图为2014年6月10日,即将入学的彭桂花在寨全教学点的吊脚楼教室外张望。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洋溪乡安马村位于大山深处。全村6个自然屯,贫困人口889人。该村人口分散且田地较少,大部分村民的收入来源主要靠劳务输出,造成全村留守儿童人数比较多的现状。

近年来,得益于当地政府加大对村小和教学点的教学楼修建力度,安马村寨全教学点告别了木质结构学校的时代。当地留守儿童不仅搬进三层高的教学楼,还能在教学点就读至小学五年级,防止因上学路途远而辍学。如今,当年在破旧吊脚楼里努力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已年满13岁。他们走出大山,进入初一就读,即将告别儿童时光。

新华社发(黎寒池 摄)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朱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