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天路”变身“脱贫路”

2018-06-14 17:07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汽车行驶在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挂壁公路上(6月13日无人机拍摄)。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一位游客在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景区内拍照(6月13日摄)。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拼版照片:上图为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村村民在修建挂壁公路(资料照片);下图为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挂壁公路(6月13日新华社记者曹阳摄)。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汽车行驶在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挂壁公路上(6月13日摄)。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村内一处新建的农家乐(6月13日摄)。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村悬崖峭壁上的“哈喽梯”(6月13日摄)。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这是6月12日航拍的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村。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这是6月12日航拍的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神龙湾村的“农家乐”院子。

在山西省平顺县神龙湾村(原名井底村),一群堪称“当代愚公”的太行山农民,用15年时间在悬崖上开凿了一条1526米的“天路”。这条“天路”也实现了神龙湾村人走出大山、摆脱贫困的梦想。

神龙湾村位于太行山深处,交通极为不便,村民过去前往县城需要绕经3省3市4县8乡,否则只能攀爬陡峭异常的羊肠小道“哈喽梯”,常常让人累得“哈喽、哈喽”喘气。

为了走出大山,1985年神龙湾村人自备工具、自带干粮、自领任务上山开路,2000年终于将挂壁公路打通。

公路打通后,太行山水的独特风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书画和旅游爱好者慕名来到神龙湾村。在外打工的村民们陆续回来开办农家乐,越来越多的神龙湾村人吃上了旅游饭,钱袋子渐渐鼓了起来。2015年底,神龙湾村实现脱贫。

2017年,神龙湾村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5000万元。如今,这条“天路”联通了大山内外,助力神龙湾村走上了振兴大路。

新华社记者 曹阳 摄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宋岩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