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化、智能化、一体化:
福建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格局

2018-11-10 18:16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新华社福州11月10日电 题:特色化、智能化、一体化:福建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格局

新华社记者王成

化解矛盾纠纷102.6万件,调解成功率98%以上,这是自2012年以来,福建省各级调解组织交出的成绩单。打造海上枫桥经验等特色调解品牌,推进智能化“一站式”在线调解,拓展联动“一体化”的多元化解机制……福建构建起党政同责一起抓、部门协力共同抓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格局。

特色化:小事不出船 大事不出港

“祥芝全镇渔业从业人员3万多人,随着渔港的飞速发展,涉渔涉海纠纷问题,渔船碰撞、意外伤害、工伤事故、劳资纠纷等时有发生。”泉州石狮市祥芝镇党委副书记陈文晖坦言,传统的调解方式难以依法依规进行,补偿标准不一、牵涉时间长,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2015年12月,祥芝渔业协会调解委员会成立,吸收了一批原村级老调解员、老船长、老航海员、人大代表等50多名义务调解员,探索出“政府规范指导,民间广泛参与,多元调解和海上救助双修,小事不出船,大事不出港”的海上枫桥经验。

今年3月,两艘祥芝籍渔船在海上相撞,其中一艘沉没。经渔政部门判定,沉船方负次要责任,由事故主要责任方支付赔偿金额。“尽管双方都愿意在调委会解决,但提出的赔偿金额却有200万元的差距,多次陷入争吵。”祥芝渔业协会会长蔡清筑说,调委会全员出动,组织数名老船长调解员参与,历时4个多月,双方终于接受312万元的赔偿款。

立足“山、海、台、侨”等区域特色,福建创新性嫁接运用“枫桥经验”化解矛盾纠纷。在山区,南平、三明、龙岩等地整合涉林调解资源,组建覆盖山区的调解网络;在厦门、漳州等地,聘请台商台胞担任调解员,调处化解涉台矛盾纠纷……

智能化:纠纷在“指尖上”解决

2016年春节前夕,浙江游客谷某在厦门海沧购买保健品,吃完后出现爆发性银屑病。而这时保健品老板宁某却回河南老家过节了。事发厦门,两名当事人一人在浙江、一人在河南,调解一时无从下手。调解员想到了“海沧调解在线”,将双方约到网上调解。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并申请了司法确认,一起横跨闽浙豫三省的纠纷在“指尖上”解决。

厦门、莆田等地坚持“传统+现代”“引导+参与”,推动“线下调解”向“线上调解”“线上线下互动调解”拓展。

“遇到劳资纠纷怎么办?”在海沧区海发社区,工作人员郑文滨向一款人工智能机器人语音发问,机器人屏幕上立刻弹出相关的法律依据、起诉流程、诉讼费用情况、律师在诉讼中可发挥的作用等内容。

“这款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后台,有3000多万件诉讼案件资源、300部法条、3万多个专业法律问答作为数据支撑。”郑文滨说。

目前,在厦门海沧区开发的小程序“海沧在线调解”,经提交调解申请、后台客服接受诉求、按需分配调解任务、调解员召集当事人调解、签署在线协议、在线司法确认等流程,群众可实现“一站式”在线纠纷调处。

“互联网纠纷调解解决了‘人难约、时难定、地难寻’等难题。”海沧区司法局局长孔幸安说,在线调解APP把调解室搬到手指上、放在口袋里,实现“随手调、随时调、随地调”。

一体化:“无缝”联动化解矛盾

素有“蜜柚之乡”之称的漳州市平和县,年均交通事故近4000起,该县人民法院院长陈淑香说,2011年县法院成立交通审判庭,直接将办公、庭审地点设在交警大队,并引入保险理赔、法律援助、人民调解、鉴定评估等部门进驻、衔接,拓展多元联动调解机制。

9月7日,从事蜜柚运输的陈金安驾驶的车辆发生车祸,导致行人杨海水死亡及其孙女受伤。前四次调解后,陈金安仍有11.2万元赔偿款未赔付。在日前进行的第五次调解会上,尽管在赔偿金额上仍存数千元差距,后经交通审判庭庭长张文华释法说理,杨海水家属同意按原调解方案达成协议,保险公司也现场表态将尽快赔付到位。

“交警到达事故现场时,就把送达地址确认书带给家属,每个案件建立微信调解群,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等材料,直接通过微信传给法院。”平和县交警大队大队长陈昌琳说,“交警和法院打破部门间信息壁垒,在调解中实现良性互动。”

联动“一体化”的调解工作机制,在福建多地形成工作合力。石狮市凤里派出所所长王金德说:“在辖区10个社区居委会设立了10个警务室,民警与司法所调解员、社区治保主任、行业工会等组成调解委员会,确保矛盾纠纷‘发现得早、处理得了、调解得好’。”

“矛盾纠纷要实现就地化解,单靠一个部门、一种调解力量难以适应现实需求。”福建省委政法委副书记马必钢说,“坚持多元并举、统筹推进,打造衔接无缝隙、联动一体化的矛盾纠纷解决机制,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重要方法。”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吴啸浪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