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埃塞俄比亚塔普到中国广东——咖啡豆的“一带一路”之旅

2018-12-24 08:25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在埃塞俄比亚塔普咖啡产区的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咖啡树枝头挂满咖啡果(2018年12月8日摄)。12月正是庄园采摘处理咖啡的高峰期。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塔普咖啡产区的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工人将采摘后的咖啡豆直接放在晒床上铺开进行晾晒(2018年12月8日摄)。12月正是庄园采摘处理咖啡的高峰期。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塔普咖啡产区的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工人将完成水洗的咖啡豆在晒床上铺开进行晾晒(2018年12月8日摄)。12月正是庄园采摘处理咖啡的高峰期。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塔普咖啡产区的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内,工人将完成水洗的咖啡豆在晒床上晾晒(2018年12月8日摄)。12月正是庄园采摘处理咖啡的高峰期。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塔普咖啡产区的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工人将完成水洗的咖啡豆在晒床上晾晒的同时,挑拣出不合格的豆粒(2018年12月8日摄)。12月正是庄园采摘处理咖啡的高峰期。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塔普咖啡产区的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工人将完成水洗后晾晒的咖啡豆收拢并覆盖塑料布防雨(2018年12月8日摄)。12月正是庄园采摘处理咖啡的高峰期。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塔普咖啡产区的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的库房,来自中国的咖啡贸易商李林在购买前检查咖啡豆的品质(2018年12月8日摄)。3年前来到埃塞从事咖啡贸易的李林相信,随着中国民众生活质量的提升,人们对优质咖啡的需求会越来越高。在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的同时,他在埃塞的工厂从周边村子里雇佣了不少工人,还从附近农户收购咖啡豆,也给当地人带来了就业和收入。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SMS Plc公司的咖啡处理厂,工人搬运咖啡豆(2018年12月12日摄)。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SMS Plc公司的咖啡处理厂,工人收集脱壳后的咖啡豆(2018年12月12日摄)。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SMS Plc公司的咖啡处理厂,工人对脱壳后的咖啡豆进行人工分类筛选,准备出口(2018年12月12日摄)。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张宇 摄

拼版照片显示,上图: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SMS Plc公司的咖啡处理厂,工人对脱壳后的咖啡豆进行人工分类筛选,完成分类后的咖啡将用于出口(2018年12月12日,新华社记者张宇摄)。下图:在广东省东莞市翘鼻子咖啡工厂,工人对来自埃塞的咖啡豆进行烘焙前的挑选(2018年12月6日,新华社记者程丽摄)。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发

在广东省东莞市翘鼻子咖啡工厂,工人对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进行烘焙前的挑选(2018年12月6日摄)。该厂从生咖啡豆进口到烘焙、再到制作成挂耳包在网上售卖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并且在东莞和深圳有6家门市店,售卖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世界各大产区的咖啡。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在广东省东莞市,翘鼻子咖啡工厂创始人吴森胜烘焙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2018年12月6日摄)。该厂从生咖啡豆进口到烘焙、再到制作成挂耳包在网上售卖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并且在东莞和深圳有6家门市店,售卖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世界各大产区的咖啡。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在广东省东莞市翘鼻子咖啡工厂,工人把研磨后的咖啡制成挂耳包(2018年12月6日摄)。该厂从生咖啡豆进口到烘焙、再到制作成挂耳包在网上售卖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并且在东莞和深圳有6家门市店,售卖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世界各大产区的咖啡。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在广东省东莞市,翘鼻子咖啡工厂创始人吴森胜(中)在即将开业的新店查看产品海报的制作情况(2018年12月6日摄)。该厂从生咖啡豆进口到烘焙、再到制作成挂耳包在网上售卖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并且在东莞和深圳有6家门市店,售卖包括埃塞俄比亚在内的世界各大产区的咖啡。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在广东省广州市梦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馆,店员为客人介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2018年12月5日摄)。埃塞的咖啡在“梦想舍”很受欢迎,很多客人来这里专门喝埃塞的咖啡。“梦想舍”即使在晚上也顾客盈门,附近医院和美术学院的年轻人都喜欢到这个咖啡馆坐坐。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在广东省广州市的梦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馆,店员为客人冲调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咖啡(2018年12月5日摄)。埃塞的咖啡在“梦想舍”很受欢迎,很多客人来这里专门喝埃塞的咖啡。“梦想舍”即使在晚上也顾客盈门,附近医院和美术学院的年轻人都喜欢到这个咖啡馆坐坐。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在广东省广州市梦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馆,店员询问客人喝过埃塞俄比亚咖啡的感受(2018年12月5日摄)。埃塞的咖啡在“梦想舍”很受欢迎,很多客人来这里专门喝埃塞的咖啡。“梦想舍”即使在晚上也顾客盈门,附近医院和美术学院的年轻人都喜欢到这个咖啡馆坐坐。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这是在广东省广州市拍摄的位于居民楼里的梦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馆(2018年12月5日摄)。埃塞的咖啡在“梦想舍”很受欢迎,很多客人来这里专门喝埃塞的咖啡。“梦想舍”即使在晚上也顾客盈门,附近医院和美术学院的年轻人都喜欢到这个咖啡馆坐坐。

咖啡是世界各地人们喜用的咖啡类饮品的原料,它的“根”就在埃塞俄比亚。相传,咖啡由埃塞俄比亚咖法地区的牧羊人最先发现,咖啡的名字也由咖法演变而来。安得拉赫沙卡咖啡庄园所在的塔普咖啡产区距离咖法不远,海拔高度约1700米。

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主要通过海运的途径出口到中国。完成脱壳去皮处理的生咖啡豆通过公路、铁路运往吉布提港装船,再经过21天左右的海上漂泊后来到中国。

在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咖啡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广东省海关提供的数据,该省2017年咖啡及其制品的进口量已经达到约2.7万吨,占全国进口量的四分之一。

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快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质咖啡进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新华社记者 程丽 摄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韩昊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