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全面推开部分国资划转社保基金,学者:此举一箭双雕还需加速

2019-07-12 14:02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字体: 打印

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有望再提速。7月10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今年“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10%国有股权,划转至社保基金会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

“全面推开”意味着什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向南都记者表示,“全面推开”或蕴含两个含义:一是向所有符合条件的国有资本“推开”;二是向所有地区“推开”,从而加大国资划转力度。她认为,从目前来看,国资划转速度还需要加速,“越早划转国资,战略储备基金越殷实”。

今年“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

7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决定,“今年全面推开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10%国有股权,划转至社保基金会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

据了解,2017年11月,国务院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明确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金融机构纳入划转范围,统一划转比例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

张盈华告诉南都记者,2018年以来,国资划转主要在个别央企和国有金融机构实行,此次国务院常务会提出“全面推开”,可以理解为:一是向所有符合条件的国有资本“推开”,二是向所有地区“推开”。张盈华认为,从目前来看,国资划转速度还需要加速。

实际上,近两年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力度在加大,速度也在加快。

如2018年10月,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介绍,首批3户中央企业试点划转了国有资本200多亿元,国资委正着手研究第二批划转企业名单。

2019年1月17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彭华岗表示,截至2018年底,完成18家中央企业股权划转,划转规模达到750亿元。

财政部今年3月份披露的中央和地方2018年预算执行情况与2019年预算草案报告称,5家中央企业和浙江、云南两省的划转试点工作基本完成,19家中央企业的划转工作正在推进中。

不过,根据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披露,在对养老金的统筹方面,进度不如预期。

审计发现,有16省未实现统一信息系统和数据省级集中存放。截至今年3月底,已划转23户央企国有股权1132亿元充实社保基金,这还不到拟划转国有股权的10%;地方也仅有4省启动划转工作。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明确提出“全面推开”国资划转,这表明今后国资划转力度将比之前更大,速度也将更快。

学者:越早划转国资,战略储备基金越殷实

我国从2000年就通过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等方式,建立起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专门用于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的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

张盈华指出,全国社保基金作为战略储备基金,目前只收不支,为的是应对退休高峰时的基金支付压力。“只收不支还可以坚持一些年,因此越早划转国资,战略储备基金越殷实,尤其是通过长期投资,在复利作用下可以形成可观的积累。”她说。

据《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划转部分国有资本的基本目标,是弥补因实施视同缴费年限政策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促进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米红向南都记者介绍,上世纪90年代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转轨时,之前的职工没有缴费,其养老金实际来自下一代人的缴费,从而形成的养老保险基金缺口,这就需要通过划转部分国有资本的方式,来解决制度在建立之初的不公平问题。

米红还指出,当前我国正处于一个特殊的“窗口期”,需要不断划转国资来充实社保基金战略储备,从而应对“窗口期”之后的老龄化形势。

米红介绍,1959年到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由于人口高死亡率、低出生率,形成了人口低峰。这一代人将在2019年后陆续进入60岁,从而迎来新增老年人口的低峰,这意味着这几年社保收支压力相对较小,从而给我国实施社保降费率政策、中央调剂金制度以及渐进式延迟退休等措施留下“窗口期”。

米红指出,今年5月以来实施的社保降费率政策,会加大基金收支压力,这就需要通过财政补贴、划转国有资本来弥补。“现在社保基金平均投资收益率超过8%,所以划转国有资本是‘一箭双雕’,既可以充实社保基金,也可以对国有资本进行优化。”他说。(记者 胡明山)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吴啸浪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