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海新通道 西部开放新动脉

2019-08-14 07:19 来源: 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

陆海新通道 西部开放新动脉
1—7月,重庆与广西北部湾间铁海联运班列达526列,同比增139%

为进一步满足西部内陆开放的发展需求,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应运而生。开通以来,重庆等西部省区市不断探索新通道发展机制,共商共建推动互利共赢——缩短审批流程,加快通关时效,创造更加便利的通关条件;越来越多机制趋于成熟,外贸业态更加多元……

随着西部互联互通的深入推进,陆海新通道将为西部省区市注入更加强劲的发展动能。


在菲律宾,果农驾驶的“重庆造”庆铃牌轻卡在乡间公路上疾驰,货箱里的水果满满当当。“东南亚和非洲的朋友们都喜欢我们重庆庆铃的轻卡,今年非洲的代表还专门飞来重庆,要跟我们签大单子。”重庆对外贸易进口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子荣很自豪,重庆的汽车,在海外多国都是畅销货。

地处西部内陆,交通物流曾经是重庆对外开放的一大痛点。

“我们以前是江海联运,走长江水道到上海再运往东南亚,得绕一个大圈子。做外贸物流,时间成本耗不起。”夏子荣说,“现在,由铁路到广西,再出海抵达菲律宾,铁海联运比江海联运节约17天。跑10趟就能节约出小半年来。”

这就是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带来的变化。在这条通道上,夏子荣预计今年要运出去超过3000辆庆铃卡车,货值达到4亿元。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行以来,截至今年7月底,铁路方面,重庆与广西北部湾间双向发出1183列班车,外贸货值累计6.3亿美元、内贸货值约30亿元。公路方面,重庆东盟公路班车2016年4月28日首次运营至今年7月31日,共计发车1460车次,总货值为11.98亿元。

发展,呼唤一条新通道

“一条西部出海大通道,我们盼了好多年。”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渝培感慨,在西部内陆,开放的瓶颈主要是通道,虽然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可以通江达海,但随着西部产业的日益壮大,这条东西向物流大通道已经逐渐不能满足内陆开放的发展需求。

2015年11月,中国、新加坡两国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落户重庆,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项目正式启动。随后,陆海新通道成为双方物流合作领域的重点示范项目。

在碰撞、磨合和多次测试之后,2017年9月25日,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首个常态化运行班列缓缓驶出站台,宣告陆海新通道从纸上落到了现实中。

“中国西部各省份自不必说,部分东盟国家也表现出热切的希望。陆海新通道自诞生开始,就带着国际国内的多方关注进入了发展提速期。”王渝培说。

在国内,陆海新通道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西部省份参与其中。早在去年4月,陆海新通道贵州段测试班列就已首发。贵州的轮胎、磷肥、老干妈酱和茶叶等“黔货”搭乘陆海新通道出海。同年5月,广西钦州港至云南昆明的陆海新通道班列双向首发,全程运行约27个小时,较普通货运列车减少12个小时。同年9月,青海在格尔木首发了陆海新通道班列,由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组织的盐湖产品出口至东盟各国。今年3月,甘肃的陆海新通道货运班列在兰州新区首发,兰州新区中川北站铁路口岸成为陆海新通道重要节点……

今年1月,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等西部八个省区市签署了共建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陆海新通道发展势头的强劲,用一组数字足以说明:重庆往返广西北部湾的铁海联运班列,从2017年的48列,迅猛发展到2018年的609列,今年1—7月达到526列,同比增长139%。

突破,需要很多新机制

开辟新通道,分流国际货源,打破原有格局,难度可想而知。试水之初,一些难点让很多企业望而却步。部分企业对陆海新通道的不了解,也要求宣介范围不断扩大。

“进出口贸易对通道的稳定要求比较高。看着陆海新通道越来越畅通,功能越来越全,我们这才从一个车皮到几个车皮,再到现在开行一个班列。”夏子荣并不讳言。

西部出海,对大家来说都是新鲜事。在试水与共商中,越来越多的机制趋于成熟。

“我们主动向海关总署申请获批,牵头沿线海关建立陆海新通道跨区域海关合作机制。与钦州、凭祥、龙邦、瑞丽,以及阿拉山口、霍尔果斯等口岸海关建立了‘点对点’通关应急响应处置协调机制,第一时间解决企业通关中的难题。”重庆海关关长山巍介绍。

在海关等多部门的支持下,这条大通道上的外贸业态也越来越多元、越来越繁荣。首次从加拿大进口保税平行进口车,越南电子产品转口到欧洲,柬埔寨大米、马来西亚葵花籽油等优质农产品常态化运到重庆。从重庆出口的商品,搭乘整车专列、定制专列,涵盖汽车整车及零配件、建筑陶瓷、化工原料等300多个品种,发往全球180多个国家。

“这条新通道,能不能把西部的水果卖出国?把东南亚的海鲜运回来?”随着陆海新通道愈发便捷,许多企业提出了类似的期待。而水果和冰鲜水产品多采用冷藏方式运输,对通关时效性要求较高。

为给相关产品创造更加便利的通关条件,重庆海关与南宁海关积极优化冷链运输商品通关监管措施,最大程度缩短在途时间。在这种模式下,重庆的生鲜商品出口在重庆完成检验检疫和验放手续后,通过冷链运输转关至钦州港,出境时不再开箱查验,原箱出境。对于入境的需冷链运输商品,南宁海关给予最大方便,货物可以选择原箱入境到达重庆再办理相关通关手续。

前不久,20多吨来自越南的冷冻巴沙鱼原箱运抵重庆铁路口岸,宣告陆海新通道冷链运输测试成功。“在钦州不用清关和换箱掏箱,海运原箱直接进入重庆。这样的模式下,以后重庆可以形成面向内陆的进口冷链产品分拨中心,也为重庆以及内陆地区的瓜果蔬菜等特色农产品通过海运原箱销售到全球提供了机会。”王渝培说,模式的创新,开启了一个新的领域。

开放,互联互通新局面

“陆海新通道是新事物,推动西部互联互通。为此量身打造的陆海新通道海关监管模式越来越明晰,探索也已经初见成效。”王渝培认为。

互联互通是看得见的。随着“最后一公里”的打通,“丝路、水路、海路”多条国际通道在重庆实现交汇。今年3月初,一列满载货物的班列从重庆果园港铁路专用线徐徐驶出,沿着陆海贸易新通道直通广西钦州港。这标志着陆海贸易新通道、长江黄金水道、中欧班列(重庆)等国际物流通道实现了无缝贯通。在海上,陆海新通道已经延伸至新加坡等80国的191个港口。

陆海新通道的大框架下,经过两年多的实践,已形成国际铁海联运、国际铁路联运和跨境公路运输等三种主要物流组织形式互为补充、协同发展的格局。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大背景下,公路运输也享受到越来越多政策红利。

现在的陆海新通道,究竟怎么样?

“部分线路已经满负荷运行了。”王渝培说,多省份已经形成共识,要加快推动铁路线路的建设,加强物流基础设施的建设、货物的组织管理,“降费增效,让这条大通道愈发畅通起来。”(记者 蒋云龙)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李润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