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1-2.jpg| 5508957/images/5c6cea5aad9e4c4eb6fd2f26b43a00af.jpg

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2020-05-05 21:52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出土的人类牙齿和头骨残块(拼板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近景(上图)、疥疙洞遗址出土的石制品(下图)(拼板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第二墓区积石堆近景(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出土的早期陶片(上图)和墓葬出土的玉器(下图)(拼板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出土的玉器(拼板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发掘区(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出土的石雕(拼板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出土的陶鹰(上图)和玉钺(下图)(拼板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鸟瞰图(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南城门附近的排水设施(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出土的龙山时期玉冠饰残片(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的二里头时期木炭窑(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二里头时期灰坑中出土的铜矿石(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出土的冶铜工具(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发掘出土的半地穴式房屋(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出土的玉料(拼版资料照片)。

5月5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别是: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河南淮阳平粮台城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甘肃敦煌旱峡玉矿遗址、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青海乌兰泉沟吐蕃时期壁画墓和广东“南海I号”南宋沉船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薛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