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浦东,在新征程上书写新奇迹

2020-11-12 09:25 来源: 光明日报
【字体: 打印

【开发开放 而立浦东】

上海市浦东新区台中北路8号,上海证券交易所。今天,这里每秒平均发生交易2380万元,年交易额全球排名第四。

而这一切最初起源于浦江饭店内500平方米的孔雀厅。1990年,这个远东最负盛名的舞厅终止营业,成为上海证券交易所最初所在地。

同年,浦东新区成立。

旧摩登与新风气在上海交汇。环境、理念、人心为之一新。

改革开放荡起的滚滚春潮,来到了我国“弓箭型”区域布局战略的“箭头”处——浦东。

30年后,上交所从“老八股”发展到1572只股票,上海证券市场股票筹资总额位居全球第一;仅陆家嘴就有30万名金融从业者,70%具有硕士以上学历;国际顶级零售店和全球旗舰店、跨国集团的地区总部鳞次栉比扎根浦东。

将镜头推远,这30年,在我们的第一个百年目标中是迅疾而至关重要的30年。如今站在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梦想交汇处,弓又张满,浦东蓄势待发。

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

今年1月,德国安联保险集团独资设立的安联(中国)保险控股在浦东正式开业,成为中国首家外商独资保险控股公司。此举被外界视为“中国金融进一步开放的一项标志性成果瓜熟蒂落”。

11月10日,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闭幕,累计意向成交726.2亿美元。

在逆全球化的风潮发酵数年,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后,浦东的吸引力不减,对外开放脚步不停。

30年间,世界经济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而我国经济也完成了从高速度向高质量的转变。

浦东曾经的外高桥保税区等合并为上海自贸试验区,目标从吸引外资、借鉴经验,变为努力打造国资、民资和外资充分竞争的格局。

自贸区没有国家大量产业投资,没有税收优惠,更没有土地等方面的补贴,不可全国复制的政策一开始就不会落地。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需要迈向制度型开放。

许多有针对性的改革深水区试验在这里完成。

平等——外资投资遵循“法无禁止皆可为”的原则,自贸区最先试点负面清单,对于不在负面清单范围内的业务,境外投资者享受准入前国民待遇和准入后政府一视同仁的平等监管。

效率——合格的自贸区企业可以通过自贸区账户向海外直接投资或借贷,有效提高了企业的资本使用效率。而这也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举措。

加法做了,减法也要做。

以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为契机,浦东的地方政府从“全能政府”转变为“有限政府”,增强开放监管能力、风险防控能力,不断迈出管理创新的实质性步伐。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浦东发展的意义在于窗口作用、示范意义,在于敢闯敢试、先行先试,在于排头兵的作用。”

时代成就了浦东,而浦东也无愧使命。以自贸试验区和“一带一路”桥头堡建设为引领,55个扩大开放全国首创性项目在浦东落地,328项制度创新向全国复制推广。

占据价值链高端地位

回到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国家主席习近平于开幕式上宣布设立科创板。

当在增量市场进行创新试验,科创板令人期望的是,在市场机制下,能否把资源高效配给优秀的企业。

科创板标准不再以市值为核心,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以及生物制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

而浦东的核心产业:“中国芯”“创新药”“智能造”“蓝天梦”“未来车”“数据港”,瞄准的正是同样的方向。

上海,一直以来作为中国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的形象深入人心,但中国的现代工业始于上海,实体经济始终是它至为重视的部分。尤其是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逆全球化思潮泛起的复杂局面下,必须有百亿级、千亿级的实体产业集群注入强劲动力。

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上海是先行者,浦东是先行者中的先遣队。而这个先遣队的大本营正是张江高科技园区。

在这里,有展开高科技研究的基础——大科学装置。张江科学城是国内重大科学基础设施最多、最为先进的地区之一。以最具代表性的国家大科学装置“上海光源”为例,2019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的成果中,六项使用了“上海光源”。基于大科学装置,科学规律的第一发现者、技术发明的第一创造者、创新产业的第一开拓者正在不断出现。

围绕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目标,光子大科学设施、生命大科学设施和新一代能源大科学设施正在张江建设。

新技术快速迭代,新业态不断演化,浦东张江步伐迅捷。

2019年底,320米的双塔建筑“科学之门”在张江开工,建成后将成为上海最高点。“科学的高度”,将成为浦东新的标志。

做好一体化发展大文章

浦东成立之初,被定位为“龙头”——以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把上海建设成为中国的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从而带动长江经济带实现跨越式发展。

这一定位指向长远。

如果说20世纪90年代,国家之间的竞争力在中观上体现为中心城市的竞争力,那么城市群的崛起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重要标志。美国旧金山湾区、日本东京湾区、英国伦敦湾区莫不如此。

浦东依托上海和长三角区域“高浓度”的经济活动资源,“先行”动作更快更好地辐射到更广阔范围。长三角各城市则逐渐由传统的行政区经济,向充满活力的地缘经济转变。

2019年4月,长三角资本市场服务基地启用仪式在张江科学城举行。浦东将发挥上海金融要素市场集聚辐射功能,满足长三角企业多层次融资需求,助力区域内的资源优化配置。这是突破制约长三角深层次一体化的基础性、关键性领域之一。

而在更为根本的发展规划上,上海“十四五”规划的编制起草“跳出上海看上海”,首次面向长三角组织专家、企业家进行研讨。率先基本建成现代化的引领区和区域一体化发展的示范区,是上海浦东必然承载的期待。

更深层级的协同,则在于全民的协同。

在努力完成引领地区、国家经济发展和参与国际竞争的使命之外,浦东所展现出的更是一个正能量的、有温度的面貌。

《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公众读本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们的规划主旨就是让各个年龄段的居民都能够享受在上海的生活,并拥有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们希望,2035年的上海,建筑是可以阅读的,街区是适合漫步的,公园是最宜休憩的,市民是尊法诚信文明的,城市始终是有温度的。”

人民的福祉,不仅是这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最温情的雄心,更是一个民族在迈向百年复兴中最本质的追求。(记者 陈慧娟 张春丽 尚文超 光明网记者 王丽媛)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朱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