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车险综合改革亮出阶段性成绩单——保费连降利好行业健康发展

2021-05-13 07:36 来源: 经济日报
【字体: 打印

车险综合改革实施半年有余,车险市场运行平稳有序,“降价、增保、提质”阶段性目标初见成效,消费者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自去年9月份,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车险综合改革以来,全国车险消费者减少保险支出超过1000亿元,达到1047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车险平均无赔款优待系数(NCD系数)由改革前的0.789下降至0.752,新车自主定价系数从改革初期的1.034下降到目前的0.975,驾驶习惯好、出险频率低的低风险车主享受到了更多的保费优惠。

消费者获得感增强

截至3月底,消费者车均缴纳保费较改革前降低689元,降幅达到20%。银保监会财产险部主任李有祥表示:“按照车险综合改革设定的目标,半年来车险综合赔付率水平由改革前的57%升至今年3月末的71%,大幅上升14个百分点。车险的保障程度明显增强,交强险在价格不变的情况下,保障水平由改革前的12.2万元提升到20万元。”此外,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平均保额提升44万元,由89万元提升到133万元,其中保额100万元及以上的保单占比达到91%。

本轮改革根据车险市场实际运行情况,重新测算行业纯风险保费、重新厘定费率,将车险定价降至合理水平,且从制度层面提高预期赔付率,压缩保险公司手续费空间。同时,监管方面运用“回溯机制、检查机制、反垄断机制”三大机制,持续保持监管高压态势,对市场异动的公司下发监管提示函以及开展靶向检查,有效遏制高定价、高手续费等粗放式经营行为,车险市场秩序明显好转。到3月底,全国车险综合费用率为27.5%,同比下降了10个百分点。其中,车险手续费率为8.2%,同比下降近7个百分点。

“改革前,车险定价虚高,险企有抬高手续费的空间,保险公司通过各种隐秘手段套取手续费,造成数据失真、行业竞争失序等问题。”业内人士表示,本轮改革直面行业长期存在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采用了釜底抽薪的有力举措,从根本上压降高费用的空间,抑制保险公司过度依赖手续费竞争的想法。

事实上,实施车险综合改革后,财险公司面临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从而促使险企放弃粗放式经营模式,强化风险识别能力,提升内部管理效率,丰富车险产品供给,积极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创新产品,提高车险承保和理赔服务标准,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服务需求。

大家财险总经理施辉认为,只有出现了贴近不同客户需求、贴近不同驾驶场景、贴近不同驾驶习惯,并按此差别进行风险定价的产品,才可能形成由市场机制调节约束的车险经营模式。

“一险独大”成为历史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此次改革既涵盖大类的交强险和商业车险,又涉及具体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还涉及推进车险服务、车险市场和车险监管改革。李有祥表示:“一方面,我们大力推动行业加强服务能力建设和服务资源的投入,研究推进基于使用行为定价的保险(UBI保险)、新能源汽车保险等新产品创新开发,丰富市场供给、满足消费者需求;另一方面,促进财险业进一步转型升级,倒逼保险公司转变传统的‘车险独大’的经营思想。”

由于让利消费者,保险公司车险保费增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以车险领域头部公司为例,今年一季度,中国平安车险业务实现保费收入426.38亿元,同比下滑8.83%;中国人保车险业务实现保费收入575.03亿元,同比下滑6.7%。人保财险相关负责人透露,公司将坚持车险“有效益”发展,加强直销渠道建设和线上化转移,加强定价能力建设,优化定价模型,推行价费联动,在挤压前端固定成本的同时,还会注重控制后端理赔成本,进行反欺诈和防渗漏。

施辉表示,2021年至2022年将是财险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阵痛拐点,财险经营的成本结构将发生较大变化,销售端降低费用、产品端精细定价、理赔端严挤水分、服务端精心设计、运营成本端精打细算、机构人员提升能效已成为行业基本共识。

这也意味着过去车险在财产险领域“一险独大”的时代将彻底翻篇,新的财险发展阶段正在到来。随着本轮车险综合改革的持续深入,财险市场进一步优化,财险公司将重构客户服务体系,侧重服务资源配置、客户服务体验以及产品研发等,行业整体的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将大幅提高。

中小险企怎样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与大型险企相比,车险综合改革对中小财险公司带来更多挑战。“由于中小财产险公司的业务渠道、公司管理、客户经营等方面相对劣势,产品开发创新能力也不强,而且此次改革对费用率的限制加强,这给中小公司的现金流带来不小的压力,未来有可能陆续退出车险业务。”有市场人士分析称。

多家中小型财险公司车险业务负责人向经济日报记者表示,在目前车险综合改革的大环境下,充分的市场竞争的确有利于消费者,而且能倒逼险企提升经营水平。虽然从经营数据上看,中小公司“船小好调头”,车险业务保费收入已经触底反弹,不少公司甚至比改革前实现了保费收入正增长。但从长远来看,车险市场的竞争才刚刚开始。不少中小公司表示,更希望监管层出台具体扶持政策,并以此为契机深入挖掘车险细分市场,培育差异化的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随着市场化竞争的推进,许多行业中‘强者恒强’的现象日益明显,财险市场也是如此。中小公司整体处于劣势,经营普遍比较困难,但这是市场机制下优胜劣汰的正常现象”。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促进中小财险公司健康发展,健全多层次市场体系,监管方面提出了相应支持政策。包括:支持中小财险公司优先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创新产品,给予更加宽松的附加费用率等监管政策,适当降低偿付能力监管要求。

在加强政策支持的同时,监管部门的行政执法一刻也没有放松。银保监会通报数据显示,2019年有140多家财险分支机构因车险业务违规被停止车险新业务。车险综合改革后,已有广东、吉林、辽宁、宁夏等多地银保监局对辖区内新车业务自主定价系数发生偏差的财险机构采取约谈措施,督促限期整改。

2020年12月份,新疆银保监局更是连发4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某财险公司新疆分公司因车险业务违规累计处罚115万元,并被责令停止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3个月。今年,银保监会计划组织10个银保监局对5家主要财险法人机构的12家省级分支机构开展靶向检查,进一步巩固车险综合改革成果。

一位中型财险公司分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附加费用率进一步压缩的情况下,中小公司在车险市场的竞争力急剧下降,“接下来,一方面要在加大直销渠道建设,差异化配置报价策略,提升服务能力,强化运营管理控制后端成本等方面下功夫;另一方面也要大力发展非车险业务,努力落实技术创新要求”。

中金公司的最新研究报告也提出,今年的财险行业中,货运险、企财险、农业险、责任险、短期健康险等险种的保费规模有望取得两位数以上的保费增速,非车险业务面临更好的增长环境。(记者 于泳 李晨阳)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郝瑀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