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能亮 | 看总理如何为租房支招

2016-05-05 12:08 来源: 凤凰评论
【字体: 打印

核心提示: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打出了组合拳,将有效地扩大可供出租住房来源作为了重中之重,当供应增加后房租将相应下降,从而使城市新居民将解决住房问题的注意力从买房转移到租房。


(资料图)

5月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措施,推进新型城镇化满足群众住房需求。会议指出,实行购租并举,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是深化住房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有利于加快改善居民尤其是新市民住房条件,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

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实行购租并举的要求,是在我国房地产市场经过20多年快速发展后,房地产政策方面的一个重大调整。这一政策调整切合我国住房市场目前的实际状况,从短期来看,它有利于正在推进中的“去库存”目标的实现;从长远来看,不仅能较好地解决城市居民,尤其是正在大量出现的城市新居民的住房需求,对于减轻城市新居民的住房压力、促进创业就业都能产生积极的效应。

在我国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历程中,投资投机力量过快滋长,住房价格更是出现了过高增长,使一些低收入者难以解决住房问题。与此同时,随着改革开放以后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大量年轻人涌入城市寻找就业途径,大批农民也在城镇化的推动下进入城市,然而高昂的房价使得这两类群体在城市定居落户变得困难重重。

为了让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能够适应社会的需要,中央政府多次进行了严厉的市场调控,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政府的调控实际上是对房地产市场的一种行政干预,而行政干预在短期内也许能够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长期来看反而会给市场输送反弹动力,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房价很快就会出现报复性上涨,抹去前期的调控成果。

就拿今年初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部门推出的一系列宽松政策为例,在库存房严重的三四线城市尚未起作用,却在房价已经很高,也不存在“去库存”要求的一线城市刮起了一股非理性上涨的“局部风暴”,这种现象表明了市场力量很容易对行政干预的预期目标产生扭曲作用。

此次国务院会议提出的购租并举,改变了将过多的行政调控力量用于调控房价的做法,而是期望通过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努力来满足居民住房需求,尤其是满足新居民的住房需求,这是一个务实的举措。

就三四线城市来说,大量库存房的积压已经成为一个严重问题,国务院会议要求发展住房租赁企业,支持利用已建成住房或新建住房开展租赁业务,这将对消化库存房起到一定作用,也能使当地一些陷于困境中的房地产开发企业通过改组成住房租赁企业的途径寻找到新的经营方向。而就一线城市来说,由于其内部所具有的丰富的市场资源对于创业就业人群有很强的吸引力,外来人口仍将源源不断地进入,对于当地政府来说,满足这部分人的住房需求同样是应有之义。

此次国务院会议的一大亮点就是将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新就业大学生和青年医生、教师等专业技术人员,凡符合条件的都纳入公租房保障范围,这对一线城市将产生更强烈的创业就业吸附功能,为这些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能量。

就目前来说,在我国发展租赁市场还需要解决两方面的问题,一是观念问题,二是可供租赁的房源短缺问题,两者之间互为因果关系。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普遍希望拥有完整的产权房,这本无可厚非,但对刚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尤其是农村地区进入城市的年轻人产生巨大的生存压力,很多年轻人买房以后为还贷不得不长期节衣缩食,导致生活质量下降。因此,刚刚进入城市的年轻人应该倾向于租房而不是买房,通过这一途径逐渐融入城市。但如今的现状是市场上可供租赁的住房并不丰裕,特别是由政府提供的公租房的短缺使他们只能寻求私人租赁市场,由于公租房未能发挥出平抑房租的功能,私人住房租赁市场上的房租价普遍畸高,这反过来又压抑了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

这种尴尬状况的出现,与长期以来地方政府忽视租房市场发展有直接关系。针对这种情况,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打出了组合拳,将有效地扩大可供出租住房来源作为了重中之重,当供应增加后房租将相应下降,从而使城市新居民将解决住房问题的注意力从买房转移到租房。在租房市场形成规模以后,商品房市场的买盘就能有所减少,其过高的房价也就能够市场的作用得到平抑。(特约评论员 周俊生)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陆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