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再促民间投资,将进一步放开机场电信油气领域

2016-06-23 22:4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打印

目前,发改委和商务部已联合印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试点版)》,并计划在天津、上海、福建、广东四省市进行试点,试点到2017年12月31日。从2018年起正式实行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今年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第二次聚焦民间投资落实问题。

6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民间投资政策落实专项督查工作汇报,要求以不断深化改革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

今年民间投资大幅下滑现象引人关注。统计显示,1-5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1638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3.9%,增速比1-4月份回落1.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的12.1%下滑8.2个百分点。

“民间投资下滑既反映的是一个老问题,也体现了一些新的因素。”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在当前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民间资本对未来经济形势走势缺少信心,所以投资趋于谨慎。

解决民企与国企公平竞争问题

国务院提出,要继续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营造一视同仁的公平投资环境。再取消一批行政审批事项,能放给市场的坚决放给市场。同时,加快清理完善涉及民间投资的法规政策,抓紧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目前,发改委和商务部已联合印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试点版)》,并计划在天津、上海、福建、广东四省市进行试点,试点到2017年12月31日。从2018年起正式实行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国务院提出,进一步放开民用机场、基础电信运营、油气勘探开发等领域,在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等重点领域去除各类显性或隐性门槛,在医疗、养老、教育等民生领域出台有效举措,切实解决民企与国企公平竞争问题。

“放开油气勘探开发领域非常重要。” 一位民营能源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在非常规油气领域,对石油国企以外的民营企业而言,最为重要的是期望能拿到品质相对较好的资源区块。

这位负责人建议,国家应在“十三五”期间能够在页岩气区块勘探开发开放上更进一步,拿出更好的页岩气区块给广大的参与企业。

“对培育国企和民企的公平竞争环境而言,落实6月14日印发的《国务院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至关重要。”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强调。

根据《意见》,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制定市场准入、产业发展、招商引资、招标投标、政府采购、经营行为规范、资质标准等涉及市场主体经济活动的规章、规范性文件和其他政策措施,应当进行公平竞争审查。

对小微企业贷款“三个不低于”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一大亮点是,着力缓解民间投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朱鸿鸣对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从金融视角看,近一年多来民间投资增速的下滑有两个背景特点。

在朱鸿鸣看来,第一个特点是金融风险不断暴露。截至2016年1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和关注类贷款占比分别为1.75%和4.01%,较2014年末提高0.5个和0.9个百分点。

“第二个特点是,信贷的投资转化率明显下降。若以‘(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地方债置换)/固定资产投资来源中的国内贷款’度量,今年1-5月的信贷转化率为40%左右,较2012-2015年同期有明显下降。”朱鸿鸣解释。

因此,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严格落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措施,通过专项检查,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切实做到对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小微企业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户数、小微企业申贷获得率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同时坚决防止以各种方式变相提高贷款利率。

朱鸿鸣认为,要做到“三个不低于”,需要各方共同努力。不仅要推动银行业的改革创新,切实提高银行业服务小微企业的动力和能力,而且还要大力推动国资国企改革,通过祛除政策性负担和推动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改革,祛除对国企的隐性担保,实现国企和非国企在金融市场上的公平竞争。

“政府应通过加强征信体系、公共信息平台建设等举措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并有效打击逃废债,改善金融生态环境。”朱鸿鸣认为,同时还应推动小微企业自身的规范化和转型升级,并切实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定并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益。

国务院常务会议还要求,创新适合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模式,特别要推动大型商业银行扩大服务中小企业业务。

“在融资模式上可以创新的空间很大,我们可以借鉴国外常用的动产融资模式,其中以应收账款融资模式最为典型,从而提高中小企业的融资能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青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

王青强调,解决民企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不仅要推动微观层面的金融改革,还要推动中观和宏观层面的金融改革,比如减少企业间接融资的比例、提高直接融资的比例,再如发展更多的民营银行等。(王尔德)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傅义洲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