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振兴要发挥五大合力——访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16-09-19 07:11 来源: 新华社
【字体: 打印

新华社北京9月18日专电(记者 陈梦阳)近年来,东北地区经济出现了较大困难,引发社会关注。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应该历史地、辩证地分析东北地区的经济表现和困难。东北振兴事关全局,必须加快推进;东北振兴是持久战,不可能一蹴而就。

记者:您如何评价当前东北地区经济现状?

胡鞍钢:应该历史地、辩证地分析东北经济:

一是从现实看,虽然上半年辽宁投资增速大幅度下滑,但辽宁的经济增长速度并未出现同样幅度下降,这就说明包括辽宁在内的东北经济传统投资驱动的模式已经在改变,具有内在的活力和动力。

二是从历史上看,近十多年来,东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结构调整、改革开放等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即使是去年以来经济增长率最低的辽宁,也进入了人均GDP“一万美元俱乐部”。东北三省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支出一直在增长。

三是从全球看,东北经济困难是世界新兴经济体发展困难的缩影。大宗商品全球价格下跌后,凡是主要依赖全球性、可贸易原材料,以及以重化工为主的经济体都出现大幅下滑。这也说明了东北经济加快转型的必要性。

记者:您如何看待东北经济转型发展?

胡鞍钢:过去几轮“东北困局”都与产能过剩有关,虽然之后市场对钢铁等原材料需求上升,缓解了当时的困境,但客观上也影响了东北地区战略转型的速度。由于东北资源丰富,一定程度上形成了资源密集型优势,产业发展容易产生路径依赖。当前的经济“新常态”反而有利于倒逼东北加快转型步伐,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否则,无论增加多少投资、多少项目,都等于“重上加重”“老上加老”。东北是中国转型发展困难地区的典型代表,东北问题解决得好,对全局都有重大示范意义。

记者:近年来,作为中国工业代表的东北地区,工业增速出现下滑,特别是辽宁今年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负增长,您如何看待?

胡鞍钢:当前,资源型地区和以重化工为主的地区,都面临着外部冲击的重大影响,东北尤其突出。一方面传统工业困难重重,另一方面高端装备制造、机器人、生物医药、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高速成长。只是因为传统工业在当地经济结构中比重太大,新兴行业还未成为拉动整个经济新的火车头,整体上就表现出严峻的困难。东北地区分化也比较明显。吉林的发展态势就好过其他两省。

此外,近年来,东北地区产业结构发生了重要变化,如工业比重下降、服务业比重上升,传统产业比重下降、新兴产业比重上升。其调整方向是正确的,只是转型速度滞后于东部一些地区。需要多给东北一些时间、多创造一些机会。

记者:中央出台了推进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三年滚动实施方案,涉及投资约1.6万亿元。您如何看待这一举措?

胡鞍钢:加大对东北投资是必要的,但也必须是有效的。我们主要看投什么、谁来投。东北的投资大体跟全国一样,分这样几类:一是基础设施建设。这有利于东北充分发挥区位优势;二是重大公共性设施。包括沈阳和北京之间尚未建成的高铁,会带来高铁效应;三是民生设施,涉及健康等产业。这些设施项目会给当地带来投资、就业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由谁来投的问题。一方面,从投资性质上要看到,公共领域投资和民生领域投资具有引导性和拉动效应,政府投一块钱,会带来社会投资两块钱、三块钱。另一方面,从投资来源看,国家投资占的比例很小,投资的主力还是靠社会。在东北也是一样。这些项目应该是破解难题和补短板的,具有长期性,决不能只顾眼前、重复老路。

记者:从国家经济格局来看,您认为东北地区是否应该调整其作为粮食基地和装备制造业基地的定位?

胡鞍钢:要对照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东北振兴的方向和途径,寻找东北在全局中的定位。

东北的工业要向高端制造转型,这是东北作为装备工业基地的地位决定的。另一方面,根据统计,世界大约35种主要工业产品,中国已经有18种产品生产达到高峰并持续开始下降,同时,我国经济中工业比重已经多年持续下降,服务业比重持续攀升。这就决定了东北应该顺应这个变化,如果非得逆势而上,那必然会造成更多的东北问题。

东北非常有必要从两个基地转为三个基地,既是现代农业基地,又是高附加值的工业基地,还是现代服务业基地。东北的城镇化比例在全国是较高的,恰恰需要发展交通运输金融保险等服务业。

现在是东北振兴最困难的时期,需要发挥五大合力来打攻坚战:中央和地方的合力、政府与市场的合力、干部和群众的合力、国内和国外市场的合力、国企与民企合力。做到这些,结果就会是“办法总比困难多”。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责任编辑:雷丽娜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