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2020-04-12 07:43 来源: 光明日报
【字体: 打印

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

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是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日前印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扩大要素市场化配置范围、促进要素自主有序流动、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等方面进行部署。“这对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势在必行

王一鸣表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和条件。市场体系是由商品及服务市场和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构成的有机整体。哪一类市场发展滞后,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其他市场发挥功能,从而影响市场体系的整体效率和市场功能的有效发挥。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商品和服务市场发展迅速,目前97%的商品和服务已由市场定价,但要素市场发育明显滞后,要素市场化配置范围相对有限,要素流动存在体制机制障碍,要素价格形成机制不健全。”王一鸣表示,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清除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流动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

坚持问题导向分类推进改革

我国不同要素的市场化程度差异较大,推进市场化面临的矛盾和问题也各有不同。王一鸣认为,《意见》坚持问题导向,根据不同要素属性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提出分类推进改革的举措,使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更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具体而言,一是深化土地、劳动力、资本等市场化配置改革。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土地、劳动力、资本等要素改革取得积极进展,但尚未实现市场化机制全覆盖,仍不同程度地存在‘双轨制’,深化改革的任务依然艰巨。”王一鸣介绍,《意见》针对农村土地长期被排斥在土地市场之外,城市土地存在“招拍挂”和协议出让等不同价格,提出加快修改完善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制定出台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指导意见,扩大国有土地有偿使用范围等改革举措。针对农业转移人口受到户籍制度和公共服务供给不均等的制约,难以实现市民化的问题,提出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建立城镇教育、就业、创业、医疗卫生等基本公共服务与常住人口挂钩机制等。这些举措对提高土地、劳动力、资本等要素市场化配置范围、破除要素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等,都将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二是加快培育技术和数据要素市场。由于产权制度不完善,特别是体制内职务科技成果的产权界定不清晰,以及数据的产权界定规则尚未建立,我国的技术和数据的要素市场发育迟缓。”王一鸣说。记者了解到,《意见》明确提出,健全职务科技成果产权制度,深化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改革,开展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培育发展技术转移机构和技术经理人,以及根据数据性质完善产权性质,培育数字经济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等举措。

王一鸣认为,在新一轮科技革命迅猛发展,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正在成为国际竞争制高点的背景下,加快培育技术和数据要素市场,对于增强我国国际竞争力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健全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

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王一鸣表示,健全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最重要的是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推动要素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

为此,《意见》明确要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改革的方向是,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要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通过市场竞争形成价格,进而调节供求关系,优化资源配置。《意见》提出完善城乡基准地价、标定地价的制订与发布制度,逐步形成与市场价格挂钩动态调整机制等举措。”王一鸣强调,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意见》明确“推动政府定价机制由制定具体价格水平向制定定价规则转变”,也就是政府从“定价格”向“定规则”转变,充分体现了最大限度发挥市场决定价格的改革方向。

在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方面,《意见》提出健全要素市场交易平台,拓展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功能,健全科技成果交易平台;完善要素交易规则和服务,研究制定土地、技术市场交易管理制度;提升要素交易监管水平,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完善失信行为认定、失信联合惩戒、信用修复等机制。“市场交易是市场形成价格的前提,《意见》安排的这些举措直指我国要素市场运行机制需要加强建设的薄弱环节,很有针对性。”王一鸣说。

“总之,《意见》明确了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方向和重点任务,把这些任务落到实处,将推进我国要素市场制度建设,增强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从而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为我国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打下坚实基础。”王一鸣指出。(记者 陈晨)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张兴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