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再提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 专家:亮点在于“供需双向调节”和“对企业精准支持”

2021-05-21 12:31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打印

5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保持经济平稳运行。会议强调,一要多措并举加强供需双向调节。二要加强市场监管。三要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和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合理引导市场预期。

这也是继4月8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会议提出要“关注大宗商品价格走势”、5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做好市场调节,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后,再提做好大宗商品稳价工作。

如何理解本轮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我们有哪些长短策可更好应对上涨压力?下一步政策将向何处去?围绕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专家,为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建言。

影响整体可控但值得重视

这一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缘起多重因素。“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与国际因素息息相关。”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会议也指出了,国际传导等多重因素影响下,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一些品种价格连创新高。更具体来看,其他因素还包括全球流动性宽松以及市场预期等因素。

对于下一步大宗商品价格的走势,大多数受访人士认为,从整体来看,大宗商品价格不具备长期上涨的基础。

“我国工业体量庞大,部分大宗商品海外采购量也非常大,相关商品价格上涨对PPI影响非常直接。但我国具有充足的宏观调控政策空间和强大的国内市场潜力,制造业门类齐全、产能充沛、供给充裕,市场自我调整的适应性较强,有关部门也已在采取措施加强保供稳价的工作,本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制造业影响总体可控。”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此前如是分析。

当然,业内专家也表示,尽管整体趋势可控,但不能放任价格上涨。在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看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正是4月PPI超预期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去年同期技术较低,因此4月份PPI上涨中翘尾因素明显。”他解释,“但同时,另一个原因是原油、有色、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较多。一方面,美联储无视美国通胀上升压力,继续维持当前宽松的货币政策,市场通胀预期再度攀升;另一方面,国内的碳中和政策导致产能存在缺口,加上国内经济复苏基建投资需求较强,支撑了对大宗商品的进口需求。”

他分析,虽然大宗商品进口数量环比增速有所回落,但进口数量同比增速并未出现明显回落,说明国内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依然较强,一段时间里碳中和政策下国内产能供应出现缺口,对大宗商品进口需求有较强支撑。

谢亚轩也对记者强调,连续多次会议关注大宗商品价格,说明国务院对这个问题高度重视。“商品价格上升他是不会自动回调,要关注其背后的供求因素以及这个价格形成机制背后的复杂性,并加以应对。”

供需双向调节,政策仍将以“稳企业”为主

实际上,本次会议正是给出了一揽子应对方案。谢亚轩认为,加强供需双向调节正是本次会议的一大亮点。他分析,由于大宗商品的需求是全球性的,我们不可能独自调节。因此,必须供需两端同步调整。

记者了解到,相关努力已经在实施过程中。就需求端而言,黄利斌表示,工信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强运行监测和价格监管,稳定市场预期。其中,他特别提到要“防范市场恐慌性购买或者囤货”。

而从供给端角度,除了政府部门“坚决打击垄断市场、恶意炒作等违法违规行为”强监管之外,本次会议强调,督促重点煤炭企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增产增供,增加风电、光伏、水电、核电等出力,做好迎峰度夏能源保障。坚持扩大对外开放,加强大宗商品进出口和储备调节,推进通关便利化,更好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增强保供稳价能力。

与此同时,市场主体也应加强“链”建设。业内专家提示,要支持上下游企业建立长期的稳定合作关系,协同应对市场价格波动风险,鼓励冶炼企业及加工企业进行期货套期保值交易。

至于市场主体是否应担心货币政策等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而“收紧”,红塔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分析表示,由于上游大宗价格上涨会对企业盈利端造成一定程度的侵蚀,为了避免对中小企业造成过大冲击,政策不太可能骤然调整。实际上,本次会议也正强调了要“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和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合理引导市场预期”,他认为,下一步更可能会抑制地产-基建等传统部门融资需求。他解释,如此一来可以挤出部分上游价格推升的压力,二来防范刚兑和非刚兑部门的息差套利,三来要抑制流动性投放出来后的“炒房”需求,重点城市的房地产调控也会从严。

而谢亚轩则表示,这次会议的另一大亮点是强调要“帮助市场主体尤其是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应对成本上升等生产经营困难”。他解释,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小微企业等承压更加明显,而本次会议对其提出了更精准的支持,包括减免税、实施好直达货币政策工具,加大再贷款再贴现支持普惠金融力度,落实好小微企业融资担保降费奖补等政策。这能更好实现“稳企业”、“保市场主体”。(记者 马梅若)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于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