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常会最新定调!再强调跨周期调节

2021-09-24 16:14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打印

9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以下简称“国常会”),要求做好跨周期调节,稳定合理预期,保持经济平稳运行。会议强调,要继续围绕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实施宏观政策。

“稳就业为民生之本,而广大中小微企业(市场主体)是创造就业的主力。”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静文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突出做好保就业工作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保持恢复态势,就业形势稳定。但近期国际环境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国内经济运行也面临疫情散发、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等挑战。在这一背景下,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引发了广泛关注,就业通常居于首位。本次会议继续提出要“保就业”,也引发各界关注。

“跨周期调节的着力点在于做好我国经济内外需增长动力的切换。抓好前述促进就业的短期和中长期政策措施的落实是关键。”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

实际上,如果观察登记失业率、调查失业率数据,我国当前就业整体情况基本稳定。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8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1%,与7月份持平。8月份31个大中城市的调查失业率上升0.1个百分点至5.3%。不过,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研究员张明强调,“目前中国青年人(25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大概在15%左右,要显著高于我们整个社会的失业率,这也是为什么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说,现在我们依然要实施就业优先政策。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加起来超过了900万人,是历史的峰值,可能会进一步加大就业压力。”

除了青年就业率指标外,城乡就业率差异也引发关注。管涛分析,从城乡构成看,去年末,城镇就业较上年末增加2024万人,较上年多增1196万人,超出往年趋势值;乡村就业减少4431万人,较上年多减3488万人,出现了较大幅度跳升。“去年就业总量多减2292万人。尽管去年二季度以来出口超预期增长,带动了国内工业生产和相关就业,甚至沿海工业和外贸大省的企业出现了招工难、用工荒,但仍不足以抵消农村(或第一产业)的转移就业和第三产业的减少就业。”他表示。

而就业形势关乎百姓的收入,并进一步影响着消费等多项指标。管涛表示,就业压力对居民收入的影响仍不容忽视。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20年强化稳岗就业、鼓励农村劳动力外出就业等保就业政策促进了工资性收入回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比上年增长4.3%,高于整个居民收入增速2.1%。但部分工资上涨是受益于降低失业和工伤保险费率,扩大失业保险返还等稳岗政策,而最需要支持的不工作的人员却不能享受这些福利;另一方面,不同行业的工资上涨情况不尽相同。如规模以上单位就业人员,去年平均工资上涨6.1%,低于2016至2019年平均增速2.7个百分点。从16个行业的分行业数据看,除“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外,其他行业工资增速均低于2016至2019年平均增速。

围绕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实施宏观政策

实际上,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一直备受政策关注。记者梳理发现,在8月16日的国常会上,即提出要针对经济运行新情况加强跨周期调节,同时该次会议审议通过“十四五”就业促进规划,全面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推动就业扩容提质;而9月1日的国常会则部署加大对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纾困帮扶力度,要求“加强政策储备,做好跨周期调节”。

“加强财政、金融、就业政策联动”为本次会议的新提法。在业内专家看来,三者之间的联动,至少有两条渠道:一是金融机构提升服务中小微企业、制造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财政可对相关贷款实施贴息政策,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二是财政主导加快支出进度和专项债使用速度,金融机构加大配合力度,使基建项目尽快转化为实物工作量,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相关的支持政策正在落地。根据最新公布的政策,人民银行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将在今年剩余几个月之内以优惠利率发放给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支持其增加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这项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专门支持金融机构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可有效调动地方法人银行的积极性,撬动小微企业贷款较快增长,引导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进而实现精准滴灌的政策目标。”王静文表示。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中国推出的是“纾困+改革”的组合拳。专家指出,后续围绕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实施宏观政策也应坚持如此。“在纾困救急的同时,要顺应产业结构调整的趋势做出相应变化。”王静文分析认为,我国的产业转型和升级仍然有较大空间,未来可加大对于专精特新企业的支持力度,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他表示,下一步可继续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公平竞争,同时可延长部分惠企政策时间,提升小微企业的金融资源可得性。

在就业方面,管涛表示,坚持就业优先,要采取一揽子政策措施。除用财税金融政策兜牢基层“三保”底线,为中小企业和困难行业纾困外,还要强化高校毕业生就业服务,畅通农民工外出就业渠道,改进对灵活就业人员的劳动者权益保障。王静文建议,可借鉴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使学校教育和企业需求充分对接,确保制造业人才供应。(马梅若)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庞博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